【乌溪江·品鉴】爱恨一碗红烧肉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人气:    发布时间:2019-08-12    

有过聚餐经验的人都知道,在宴席上,在上了一道红烧肉之后,东道主为了让大家“食指大动”,总会这样来招呼———对男的号召说,吃吧,红烧肉补脑(典故出自反映战争年代一代伟人腥风血雨生活的领袖大片);对女的建议道:吃吧,红烧肉饱含胶原蛋白,美容的很。男人都希望自己聪明,最好像比尔·盖茨,在知识经济时代里日进斗金;女人皆盼望自己美丽,最好似玛丽莲·梦露,以绝代“三围”笑傲江湖。于是乎大家都大快朵颐尽显饕餮,一点也不顾忌吃相。这就是美食的诱惑。


 

红烧肉绝对算得上是最朴素的菜肴之一,它不需要依红伴绿,也不必繁文缛节,只要有一刀五花白肉,只要将它大御八块,只要将它扔进锅里,佐以酱、盐、糖等等底料,用文火稳稳地慢煲即成,野地村妇烧得,宫廷御厨也烧得,“上得了厅堂下得了厨房”,特别的英雄本色,因此大家都爱它。

孔夫子绝对是一个嗜肉成瘾者,因为他曾经要求弟子进贡腊肉给他,才肯收他为徒,教授儒门绝学。《论语》“自行束修以上,吾未尝无诲焉”,束修,是指十条腊肉的意思。孔夫子将肉和知识的价值等量齐观,比现在的知识分子表面上忸怩作态,暗底下狮子大开口的做法坦率多了。

“食色,性也”这句话,很多人认为是孔子说的,也有人认为是孟子说的,其实,这句话是与孟子同时代的告子说的。告子的这句千古名言很实在,把人活着的意义用四个字全部概括进去了。意思是说,凡是人的生命,离不开两件大事:饮食、男女,一个是生活的问题,一个是生理的问题。所谓饮食,等于民生问题,所谓男女,属于康乐问题,人生就离不开这两件事。这就是说吃饭和爱情密不可分。有好事者为了证明吃饭和恋爱的重要性,竟拿郁达夫纠缠王映霞的那阵子来说事儿。于是将他们1927年1月1日至5月31日的日记进行统计,发现郁达夫和王映霞共同进餐37回,拥吻12次。

吃饭确实和男女关系紧密联系在一起。在很多的电影电视中,一旦男女双方想跟某某某建立暧昧关系,就发出邀请———“能共进午(晚)餐吗?”在吃饭的时候调调情,特别是有酒壮胆助兴,这样的恋爱多半能修成正果。现在还有一种句式也颇值得玩味,那就是“我想和你一起吃早餐”,这跟“我想跟你一起起床”有异曲同工之妙。

有点扯远了,还是回到红烧肉吧。提起红烧肉,大家自然不能忘记那位将红烧肉事业推向高峰的人——苏东坡。正是由于他的努力,红烧肉才得以从基层走向了上层,从老百姓的菜锅走上了文人墨客的餐桌,也就是从“下巴里人”,逆袭成了“阳春白雪”。其实,那个源远流长、名震大江南北的东坡肉,说穿了也就是红烧肉。考究红烧肉的历史,确实难以说清楚它产生于何时、何地,不过,由于东坡先生孜孜不倦的努力,从他那时起,红烧肉就正式的走上了历史的舞台。“黄州好猪肉,价钱如粪土,富者不肯吃,贫者不解煮。慢着火,少着水,火候足时它自美。每日早来打一碗,饱得自家君莫管。”从这首苏东坡的《食猪肉》诗,不难看出苏老先生不仅是“每日早来打一碗好吃”,而且,还深谙红烧肉“慢着火,少着水,火候足时它自美”的烹饪之道。

我祖母在世的时候跟我说过这样一件事。上世纪六十年代初,三年自然灾害的时候,有一位邻居得了一场大病,已是奄奄一息、来日不多。家人们就开始为他准备后事,连寿衣都帮他准备好了。当然,还问他还有什么心愿末了。他气若游丝地说:“让吃一顿红烧肉,我死了也心满意足了。”临终亲人的最后心愿总要帮忙实现一下的吧?家人们用一间房换来三斤五花肉,做成了红烧肉。想不到他吃下后,神清气爽,让家人把他扶起来走一走,去看看被换成红烧肉的房间。过了几天,病竟然奇迹般地痊愈了。原来,他的病是饿出来馋出来的。

如此看来,红烧肉已不仅仅是一道菜肴了。亚洲第一飞人刘翔疾如闪电的离婚,据说跟一碗红烧肉有关。传说有一次,葛天在刘家吃饭,饭桌上有一份红烧肉,葛天吃了一块准备伸第二次筷子的时候,婆婆不高兴了:肉只有五块,每人就备了一块,这种好吃懒做、多吃多占的婆娘要不得。

全国人民大概还记得另一碗红烧肉,发生在王石与田朴珺之间。有一个下午,田姑娘拍照片发微博,“今天终于吃到笨笨的红烧肉”——哇,地产大亨居然有“笨笨”这样的爱称,居然会亲自下厨房。世人难免觉得这是炫耀,或者是心机深沉者的一步棋。但如果,你的男人为你不辞辛劳,洗手做羹,你看着他系着围裙、戴着眼镜的笨手笨脚,不会感动得拍照留念吗?

所以,让我们放胆说:爱我,就带我吃红烧肉吧……这就叫:爱恨一碗红烧肉,聚散今生白头人。

 
责任编辑:admin
首页 | 村落 | 地名 | 名胜 | 景观 | 古迹 | 非遗 | 古树 | 溪流 | 艺人

主办单位:中共衢江区委宣传部 浙ICP13008629号

技术支持:中国网 最美衢州

电脑版 | 移动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