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溪江·情怀】 甜美的味道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人气:    发布时间:2019-12-10    

家乡的深秋。田间地头,人家的门前,柿树挂满了柿子。看着不起眼的柿子,有着变脸的绝技。似乎一夜之间,青青的果子,就变红了。它可是骄傲得很哪,红艳艳挂满枝头。风来了,雨来了,柿叶冷得瑟瑟发抖,落了一地。柿子却不惧寒冷,一盏盏小灯笼,多神气,映红了乡间的天。是秋雨,是秋风,是秋阳,给予柿子火红的色彩,醉人的甘甜。

想起了早年间。天气晴好的日子,最好逢上一连几日的响晴天,是做柿饼的绝佳时机。乡亲们采摘柿子,一个个削了皮,整整齐齐摆在院落或屋顶,晒太阳。柿子努力把自己的一生完美呈现,从青涩到成熟。终了,送给人们无尽的甜蜜。短短的几天晒柿,红艳的柿子,成了晒好的柿饼,盛瓷盘里,盛瓦罐里,是农家上好的点心。小孩子,总是先小心吃掉柿饼浸出的白色糖霜,再大快朵颐柿饼的甘美。天然晒制,柿饼久置不坏。到了过年,拿来招待亲朋,是品尝果子,亦是围坐闲话家常,品味一年的辛苦劳作,期待来年事事如意。柿即是事,农家的仪式感,满是稼穑的素朴,生活的智慧。
 


 

柿子,一些做了柿饼,一些放软了吃。初冬,倔强的柿子冻得彤红,一个个在冬寒里服了软。有人急性子,柿子堆里放一两个秋梨,柿子一天两个三个,七个八个,急匆匆就软了。柿子甜糯,大人却不许孩子贪嘴,最多吃一两个。吃多了不好消化,伤胃。空腹更是不许吃。孩子们听话得很,大人许吃几个就吃几个。一树的柿子堆满了屋角,数也数不过来,孩子们不愁没得吃。

也有如圣女果般大小的柿子。有核的是火罐柿子,无核的是火晶柿子。火晶柿子口感更绵甜。因其颜色如火苗,透亮如水晶而得名。火晶柿子在我的家乡零散种植。距家乡百里外的临潼,是火晶柿子最多,最为出名的产地。临潼是福地,骊山,华清池,秦始皇陵俱在此。有诗句“一骑红尘妃子笑,无人知是荔枝来”。如此天下人皆知杨贵妃喜食荔枝。
 


 

火晶柿子也是不逊于荔枝的佳果,在唐朝已有种植。怎奈史料或诗句,不曾记载贵妃曾食之,得以流传于后世的只言片语。遥想杨贵妃也曾移步于华清池皇家园林的柿树下,侍女手捧精美食盘亦步亦趋。食盘里供奉的,是新采摘的火晶柿子。贵妃食之,嫣然一笑,颜容丰艳,明媚如暖阳,如彩霞。千年的烟尘漫过,火晶柿子依然甘美。柿子成熟的季节,外地游客来临潼,游览名胜,也品尝火晶柿子的甘甜。

 小时候,外婆常做我爱吃的柿子饼。做柿子饼需用极软的柿子。外婆剥掉薄薄的柿子皮,果肉拌了面粉搅匀成糊。平底锅倒少许油,柿子面糊分小块,入锅摊小圆饼。外婆用铲子小心修整好面糊边角,圆圆的柿子饼躺在锅子里,就像一个个金黄的小太阳。是甜甜的小太阳哪。前两年,去小吃众多的西安回民街,买了黄桂柿子饼。吃了一口,熟悉的甜美味道。

柿子绿了,柿子红了。许多个季节已流逝。柿子树依然在田间地头,在人家的门前。年轻人大都去了远方,老人也不再贪恋这曾经的美味。鲜有人再仔细采摘,晒柿饼,搁屋里存放软柿。还是很怀念,那些远去的日子。遥远的初冬时节,小小的我,守着锅子,迫不及待地捧着刚出锅的柿子饼。外婆的笑脸,暖暖的。柿子饼甜甜的。

那味道,一直就甜到了今天。

 
责任编辑:admin

上一篇:杜泽桂花饼: 一种空心酥脆的乡愁味道

下一篇:没有了

首页 | 村落 | 地名 | 名胜 | 景观 | 古迹 | 非遗 | 古树 | 溪流 | 艺人

主办单位:中共衢江区委宣传部 浙ICP13008629号

技术支持:中国网 最美衢州

电脑版 | 移动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