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溪江·品鉴】 山行

来源:未知    作者:    人气:    发布时间:2020-02-16    

“春梦秋云,聚散真容易”。某天,读到晏几道这阙《蝶恋花》,不禁愕然,时间就那么悄无声息过去了。

春天、夏天,现在是秋天过去。

其实,整个秋天,我都像是在寻找一首属于她的诗。有时我看着庭前木叶在秋风中纷纷而下,但想了很久,好像都没有一个明确的答案。这是件奇怪的事,就像我的记忆里从未出现过那些美好的词语。

答案,我们很多时候似乎都在寻找生命的某些重要答案,但生活往往是如此苍白,就像蒋勋说的“所谓的无谓和无聊,在生命里面又占据了蛮重要的时间”。于是,寻找尘世的幸福,便成为一种奢侈的向往。

直至某天,沐浴在东坪淡金色的阳光里,这一切彷佛有了回应。

落叶依旧是千年的落叶,落在千年的古道上。我们几个人慢悠悠地走在通向山顶的路,两旁的古树在深秋的寒意中愈加锟黄。飒飒山风吹过,华叶好似蝶舞翻飞,香樟、红枫、桂树、檀树,银杏还有些不知名的,旋转悠悠落下,落叶铺满了山中蜿蜒的石阶。这些叶子啊,经历了几番风雨,终于在一个初冬的清晨,离开了枝头,再次回到大地零落成泥。

好一幅深秋落叶图!这些山野里的树几乎让我忘记季节之流逝!我想起了那些和秋天有关的事,比如记忆深处的这首小诗——“远上寒山石径斜,白云深处有人家。停车坐爱枫林晚,霜叶红于二月花”,三十多年前孩提时代就知晓的一首唐诗,这么多年过去,它仍然会在山间行走时自然出现。于是,我明白了,那天,应该是属于这首小诗的。诗人杜牧走在寂寂无人的山路上,时间是深秋的黄昏,他的眼前是一个红叶的世界,红红的色彩像极了一樽醴酒,等待着来自远方的客人。于是诗的语言落在了每一片霜叶上。

杜牧在山行时的答案是如此简洁,写这首诗的时候,他仅仅是一个诗人。他什么也没说,只是用笔记录自己的眼中之景,可是我们却感觉到了秋之绚烂,自然的诗意在千年的时光中流淌出一种对美的向往,更像是一种生命的领悟。所以千百年来,这首不起眼的小诗引起了一代代人的共情,如俞陛云在《诗境浅说》云:“诗人之咏及红叶者多矣,如‘林间暖酒烧红叶’、‘红树青山好放船’等句,尤脍炙词坛,播诸图画。惟杜牧诗专赏其色之艳,谓胜于春花,当风劲霜严之际,独绚秋光”。读完这段,我的内心是喜悦的,因为行走于世上的我们其实是可以触摸到那些如诗如画的风景,比如去走一段秋天的山路。
 

 

正当我沉浸于诗歌的世界时,一位长者和我谈起一个朋友的往事,他是一位诗人。恰好这位诗人前不久我刚遇到,如今,他是一个长出了胡子的中年男人,他的身躯也随着年龄的增加而失去了青年时的俊朗,略显臃肿。因为某些缘故,我曾读过他的一些诗歌,有些深沉。在悠长的山路上,我们每个人都默默听着,这样的故事如今是很少了,在文学已为世界所淹没的时代,他像是个传说。但我知道,这不是传说,每个时代都会有许多人去独自追寻一些答案。而真实的生活,可能是一座大山,可能所有执著追寻答案的人,会注定饱尝生命的孤独。因为他必须要有充分朴素的心去信仰,有充分绵长的忍耐去担当,最后仍然可能孑然一身。

最后,长者对我们说,“他,一直是个认真生活的人”。

“认真”是什么,是一个答案么?我没法回答,这是一个有意味的词语,这个词语似乎可以有无数种组合,可是无论哪种组合都将无法抽离它的本意,这应该是一个关于自我的定义。就像加缪说徒劳推着巨石的西西弗斯,其实是幸福的,“他推动的岩石的每个细粒,那黑暗笼罩大山每道矿物的光芒,都成了他一人世界的组成部分”。我想那些认真生活的人都应该有理由要在尘世获得幸福,一份属于自己的小小幸福。就像艰难走完东坪一千一百余级石阶,在山巅处我们会看到一个古老的村子,一个存在了千年的村子。秋末初冬,村庄里到处都是红彤彤的柿子缀满枝头,那些柿子树的叶子早已落光,剩下了苍老的枝干。我提醒自己,在衰败的同时,柿子树孕育了新的果实,它的枝干距离天空更近了。

初冬的白昼短了,天色渐渐暗去,就像女郎蒙上了面纱。下山时,我想起了诗人里尔克的话语:“让生活自然进展”。

山行,于我,何尝不是一段修行?

恰好,东坪附近有浙西古镇——杜泽。我们决定再停留一些时间,吃过晚饭后一行人站在铜山溪岸边,水流潺潺而过。古镇的夜晚安静而柔和,少去了白日的嘈杂,只见上空的一弯新月皎洁明亮,霜月照着那些曾经离去的人,和即将要离开的我们。
 

责任编辑:
首页 | 村落 | 地名 | 名胜 | 景观 | 古迹 | 非遗 | 古树 | 溪流 | 艺人

主办单位:中共衢江区委宣传部 浙ICP13008629号

技术支持:中国网 最美衢州

电脑版 | 移动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