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街复活,该是什么模样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人气:    发布时间:2019-12-10    
    记者 蓝晨
    烤饼一天能卖出一两百个,传统桂花饼成爆款,农家灌肠卖到脱销……刚过去的这个十一黄金周,衢江杜泽老街彻底火了。
    据统计,十一期间,13万多人次游览了杜泽老街,实现旅游收入约1200万元。其中,10月4日游客量最多,达6万多人次,当天老街的营业额突破500万元。
    在乡村振兴大背景下,传统老街如何活出自己的模样?2018年10月,习近平总书记就曾指出,城市规划和建设要高度重视历史文化保护,不急功近利,不大拆大建;要突出地方特色,注重人居环境改善,更多采用微改造这种“绣花”功夫,注重文明传承、文化延续,给城市留下记忆,让人们记住乡愁。
    杜泽老街以新的业态带动传统街区“活化”,吸引了很多年轻人,让老街重获新生,活力满满。如何让游客“坐下来、停下来、静下来”,杜泽老街的做法或许是一种很好的尝试。


    微改造:
    让老街传统元素“活”起来
    既不大拆大改,保留了传统空间,同时又以新的业态让传统街区复活。杜泽老街在改造过程中,传统与现代实现了怎样的融合发展?
    杜泽老街上的街坊社区微改造,是首先值得肯定的。800米长的杜泽百年老街,几百间店铺,其中不乏传统手工艺老店,更保留着百年建筑与世代栖息于此的原生态人居。
    纵观国内,传统街区千篇一律,有的拆掉重建,有的原样复古,但又搞不出新的业态,特别是不能被年轻人认可。调查显示,现在全国的城市传统街区保护都碰到同一个难题,那就是“活化”问题。在文旅融合大背景下,让游客能够“坐下来、停下来、静下来”的多重元素亟待开发。
    “历史文化街区的打造、保护相对比较容易做到,只要投资到位就问题不大,难就难在‘活化’上。”来自杭州、从事历史文化研究的周林生在走访了杜泽老街后说,“对于当前着力提出的注重文明传承、文化延续,人们开始意识到一个问题:我的记忆到底能不能从历史中找到依据?这种意识变得越来越强烈,所以传统文化街区的改造与创新是时代性的文化要求。”
    再回过头来看杜泽老街,其传统元素经过微改造,让人耳目一新,不仅保留了原本的肌理,外观符号元素的识别也得以留存,同时装进了新内容:卖花的女孩、卖烟的小贩、卖报的小孩、卖糖葫芦的师傅、挑着竹担子卖桂花饼或灌肠的商贩......在老街的店铺里,你还可以体验各种民俗手艺,比如彩绘脸谱、捏泥人、剪纸等,在玩的同时感受非遗文化的魅力。非遗马灯戏、滩簧坐唱班、民俗婚嫁……当传统“活化”起来,一项项非物质文化遗产的独特魅力也竞相释放。
    不仅如此,百年建筑与百岁老人也成为老街的“活化”符号。杜本仁堂始建于民国二年,大门为石库门,天井四周设有走马楼,天井地面四周用长条石铺砌,地面中间为三合土墁地菱形花纹。比杜本仁堂还长3岁的百岁老人杜爱琴与这座雕刻精细的古建筑对望而居,3个均过古稀之年的儿子侍奉左右。老建筑与老人的动静相依,让游客看到了百年岁月沉浮。
    杜泽老街还微改造了水生态,老邮局、杜氏宗祠、寿字厅等明清风格建筑群均得以保留。
    “活化”老街传统元素理念,同样贯穿于常山县芳村老街的改造中。芳村老街始建于北宋重和元年(公元1118年),有近千年的历史沉淀。先前古街改造项目被列入常山十大专项工程之一,为保存好历史遗迹,芳村镇通过道路提升改造、古街路面修复、雨污管道铺设、房屋外立面及内部结构修缮等,让芳村古街既保留了传统古居风格,又焕发了新的生机。
 
    走出去:让传统文化“潮”起来
    夜晚悄悄来临,来杜泽铜山溪边广场听一场乡村音乐会吧!或者参加老街举行的食神挑战赛……杜泽老街活动不仅吸引着年轻人的眼球,还将老街上的美食、文化捧成了明星。
    在互联网时代,通过这类与年轻人联系密切的活动方式,越来越多的古街新风尚通过手机客户端“走出去”。
    浙江林业大学大二学生李晴涵假期里带着几个同学到杜泽老街玩。他们到老街的汉服售卖租赁店租了汉服,在老街上走了一圈,“穿越照”在微信上一发出,就获得来自朋友圈的百来个点赞。
    青春活力与古风激荡,撞出了不一样的火花,加速了古街“走出去”的脚步。在杜泽老街,随处可以看到网红举着手机架在现场直播。“杜泽村播·com”成为古街上的新时尚,其通过互联网直播新概念与传统老街亲密接触,将具有杜泽特色的文化和产品推广至更多、更远的人群之中。
    正是有了这样让传统文化“走出去”的想法,文创产品也开始在古街上亮相。以杜泽老街为IP,衍生出各种周边文创产品,帆布袋、文化衫、玻璃杯,还可在现场DIY定制个人专属产品。老街内还设有文创杂货铺,琳琅满目的精美小礼品,刻有杜泽印记的文创产品,连同浓浓的乡愁被游客带走。
    “这些五彩斑斓的作品,以独特的视觉语言对古街的视觉符号融合时代特点进行‘再设计’,赋予他们新形象、新内涵,让更多的人认识老街。”高校设计专业毕业的游客章恒感慨道,“我们不能让人们有一种老街就是老旧、平价的感觉,要将老街文化变得更有质感。”
    如今,老街网红IP南孔书屋落户杜泽老街,“有声国学”也悄悄在此落户。
    以往对于历史文化名城的保护,更多局限在建筑。如今杜泽老街的爆红,给历史文化老街保护和发展带来一个新的启示:让传统“潮”起来或许是保留地方文化肌理的希望所在。
    江山市的清湖古码头,随着人流量的提升正不断为世人所认识。同时,古码头文化也走出了清湖,亮相于国人。反映码头遗风的《丝路清三》歌舞剧在“村歌十年•江山盛典”中斩获全国金奖;移民新区不断放大清泉淘宝村的“物联网”优势,利用清湖古镇这张名片,让清湖的茶叶、猕猴桃等农特产品“走出去”,不断丰富“乐淘小镇、自在清湖”的产业内涵。


 
    大花园治理:让老街“升值”了
    随着“衢州有礼”诗画风光带的建设,在党建治理大花园的背景下,近年来,衢州各地的老街乘着乡村风貌提升之风,大有复兴之势,身价不断“飙升”。
    柯城区航埠镇配合当地整治,深挖水文化、橘文化、航运文化、商贾文化,重点打造“一江两岸三入口四街区”。而航埠老街这一历史街区,周边也多了多处网红打卡点:航江路旁的临江滨水公园、千米江滨生态走廊,兴航路上的党建公园……人居变靓,品位提高,一个新的“网红小镇”正在兴起。如今老街上可谓是一铺难求,对进驻商家的门槛也逐年提高。
    何家乡是常山县唯一一个没有小城镇的乡镇,群众日常商业活动主要集中于一条绣溪古街上,古街建筑大都建于清末年间,距今已经100多年了。何家乡以“宰相故里、五彩何家”为发展定位,依托当地的古街文化,进行了全方位的开发,保住了绣溪古街上的古房、古树、古塘、古文化,让古街风貌提升。
    江山清湖街道以“清溪锁钥”古码头为中心,投入2000万元,改造古镇老街立面、修复古屋,将码头文化、船帮文化融入古镇景观打造中,并通过开座谈会、现场走访、古籍翻阅等方式,找寻清湖古镇故事,提升古街文化内涵。
    开化县华埠镇横街改造项目是开化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行动的先行者,通过配以青铜雕像、牌坊、石板凳、盆景式园林等具有人文气息的小品,与老街周边苍木横生的自然环境融合起来。“近年来,周边环境明显好了很多,横街成旅游点了。”在上海工作十多年的华埠人张明仙说。


 
    记者手记
    老街应有自己的个性
    一条保存良好,且充满烟火气的老街,不仅是一座城市活的地域文化载体,更是游子们心中的一份牵挂、一个念想。让“来者可观鉴,往者可追忆”,是一条老街的价值所在。
    如今,各地都很重视地域文化的挖掘与传承,开发风情老街就是最好的证明。但纵观当下,很多老街从开发建设之初就选择了快速复制,沿街两边全是新建的商铺,外观大同小异,很少顾及当地的历史特色,千街一面。
    趋同的发展思路和商业计划,结果往往是泛滥了商业气息,丢失了特色文化,被改造拆除得找不回原来的味道。多少经营了十几年、几十年的老店味道,在改造中渐渐消失殆尽。
    实践证明,只有货真价实、具有深刻记忆的老街,才能在历史的长河中永葆青春活力。那么到底应该怎么做才能既保留特色,又能有更好的发展?首先,应尊重历史特性,保护有形的历史遗迹,以免沦为标准化、缺乏特色、缺少人性化的单纯物质空间。同时,尊重老街现有格局,不能盲目拆除,使老街失去原有风貌。特别是不能盲目追求“高大上”,而应依托当地产业优势、历史人文积淀和独特资源禀赋,形成独具特色的发展模式。

 
责任编辑:admin
首页 | 村落 | 地名 | 名胜 | 景观 | 古迹 | 非遗 | 古树 | 溪流 | 艺人

主办单位:中共衢江区委宣传部 浙ICP13008629号

技术支持:中国网 最美衢州

电脑版 | 移动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