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溪江·浮石】“晏令公”与石鼓殿的传说

来源:乌溪江    作者:admin    人气:    发布时间:2019-05-06    

  信安湖北岸,浮石潭下游,位于徐家坞与上窑村交界处,江边有块突兀而起的巨石,二丈多高,形状如鼓,故被称为“石鼓”。“石鼓”上面平坦如砥,传说曾有仙人下棋于此。此处曾经有一座古老的庙宇,叫石鼓殿。据说当年此殿修建资金分十股筹集,由徐家坞、上窑、下窑、渔船埠、东山、苏塘、莲塘、十三、王家、李家十村各出资一股合建,所以又称“十股殿”。

  可惜,这座古老的庙宇主殿在一九四二年被日寇烧毁,剩下部分则于上世纪六十年代末文革时期被毁灭殆尽。现在,石鼓殿旧址的石阶旁边,仅留有二百余岁的古樟一株,亭亭如盖,像位历经沧桑的老人,望着不舍昼夜向东流去的衢江,默默地诉说着历史的变迁。

  衢州人都知道,衢州城北浮石一带有“六月过小年”和“半月重阳节”的传统习俗,都说这一民俗和晏令公与石鼓殿有关。

  据说宋朝绍兴九年(1139年),北宋宰相、著名词人晏殊的曾孙晏敦复,为人刚正不阿,不屈权势,反对议和。因得罪当朝秦桧一伙,遂将任吏部尚书兼江南等路经制使的晏敦降职,出任衢州知州。晏公衢州任职期间,同样恪尽职守,勤政爱民,深受百姓爱戴。

  相传,在他任职期间,有一年,衢城北郊即今浮石乡一带爆发了严重的瘟疫。衢州城的医生郎中们都束手无策。眼看着一个个村庄的百姓们纷纷发病身亡或背井离乡,身为衢州父母官的晏公心急如焚。他衣不解带,日夜在衢江北岸一带视察疫情。有一天晚上,在结束一天的慰问视察工作之后,他顺便投宿在衢江边的石鼓庙中。然而,心事重重的晏令公心忧百姓,心绪就像那汹涌江流声一样起伏不定,哪里还睡得着觉呢?

  话说他正在床上辗转反侧,想着明天该如何写奏章向朝廷汇报疫情以救助苍生,忽然听到大殿内传来一阵放肆的说笑声。他细听之下,才发现是瘟神们在一起得意地炫耀他们是怎么祸害苍生的:原来他们已经在石鼓殿的井中投了毒,并说要在当地百姓过完小年(农历十二月二十三)之后,亲眼看这里变成一片荒无人烟的不毛之地再离开衢州。

  晏知州听后不由大惊:该怎么阻止衢北一带天天饮用这井水的百姓来这里挑水呢?谁会相信他在这里听到的有关瘟神在井中投毒的荒诞之言呢?他一夜思来想去,讫无良策。无奈之下,最后竟舍身投入井中,以此来阻止百姓在这口投毒的井中取水。

  天亮后,前来打水的百姓发现有人投井,连忙把尸体打捞上来。他们吃惊地发现投井的竟然是晏令公。他因中毒已全身发黑。百姓们明白一切之后,不由悲痛万分。为了永志不忘他舍身相救的恩泽,百姓们为他塑了一座神像——俗称“晏令公”(因其逝世时中毒面目黎黑,又称“黑面佛”),将其供奉在石鼓殿中。

  之后,衢城百姓为感其恩德,又在府山龟峰东水巷建了一座晏公祠,并为其塑黑色塑像一座,春、秋二祭,八百年来香火不衰。“晏令公”也就成为衢州地方保护神四大令公之一。现徐家坞“徐氏宗祠”厅堂仍停放着“黑、白、红”三座令公像。“三令公”即晏令公(黑佛)、蔡令公(白佛)、茅令公(红佛)“三令公”,其中那座黑面佛就是晏令公。

  平日,三佛皆供奉在石鼓殿。每遇重阳节祭祀晏令公,各村都要“抬佛斗佛”,以驱瘟神赶病魔。流传至今的衢城北乡重阳节(以徐家坞村“石鼓殿”为中心,向浮石乡周边辐射,一直影响到周边万田、云溪乡一带),自九月初九重阳节开始,一天一村,轮流着到佛殿把三佛抬出来游村过节。

  为避免因抬佛而发生争执,各村就有了按日轮流过重阳节的约定:从徐家坞村农历九月初九第一个开始,各村轮着过,九月廿四轮到姜家坞村、邵家,一直到农历九月二十八云溪锦桥村过完重阳节,共历时二十天左右。直到瘟神病魔一个个被佛吓得逃离了村庄,各村都平安吉祥了,浮石的重阳节才算真正结束。

  那么,衢州城北浮石一带“六月过小年”的传统又是怎么回事呢?据说,因为晏令公曾在石鼓殿中听到瘟神们在交谈,他们要等过了“小年”(农历腊月二十三)以后才会离开衢州。于是,杨家、方家、姚家、航东四个村的村民最早提出:不要等到重阳节再过小年,农历六月十四就开始提前热热闹闹过小年,让瘟神们误以为已经是农历二十三,小年已经过完了,他们就会早早离开衢州,衢北百姓也就不再遭殃了。据说,从此以后,衢北浮石的这四个村便开始有了延续至今的“六月过小年”送瘟神的习俗。原创: 戴如祥、杜洪莲

责任编辑:admin
首页 | 村落 | 地名 | 名胜 | 景观 | 古迹 | 非遗 | 古树 | 溪流 | 艺人

主办单位:中共衢江区委宣传部 浙ICP13008629号

技术支持:中国网 最美衢州

电脑版 | 移动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