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谊云:心怀猛虎,轻嗅牡丹

来源:衢州新闻网-衢州晚报    作者:admin    人气:    发布时间:2017-10-31    

  记者徐丽文/图

  -人物名片

  沈谊云,衢江人。毕业于鲁迅美术学院,现任浙江根艺美术协会常务理事,国家一级美术师,中国美术协会会员,衢州画院名誉院长,西泠书画院特聘画师,京城书画院副院长,为“中国百名国画家”金奖获得者。他的作品涉猎广泛,创作题材丰富,在画界有“江南虎王”、“江南牡丹王”之美誉。

  沈谊云近照

  1957年,沈谊云出生在衢江区太真乡的一户普通农家。18岁那年,他离家北上学画,师从一代国画大师柳子谷,从此驰骋艺海40年光阴。纵观沈谊云历年来的画作,里面不仅有潺潺泉水、湍湍奔流,还有怪石嶙峋、苍松迎风,也有山花幽处、鸟鸣高枝。而无论是蓊郁写意的泼墨山水、华丽雍容的花鸟牡丹,还是纤毫毕现、凛凛生威的猛虎……在这一帧帧画面里,天地万物既生动活泼,又意味蕴藉。

  “绘画就是在方寸尺寸之间制造矛盾。浓淡、轻重、黑白、粗细,各种色彩的对比,在一幅画中体现反差感和对比感。不刻意追求形似,而要把他们的精神表现出来。”沈谊云告诉记者,自己对绘画的执着源于他对生活的热爱和对生命的敬畏。循着画家笔下流畅的线条,氤氲的墨色以及洒脱的皴染走进那扇艺术之门,我们触摸到的是他对艺术坚毅的信念与执着的追寻。

  唯有牡丹真国色,独立人间第一香

  偌大的画面中,一簇簇各色牡丹花如沐清风细雨,带着芳香跃然眼前,姚黄魏紫,尽态极妍。花丛中两只孔雀引颈而歌,洋洋洒洒的大朵牡丹似乎被随意地“泼”在宣纸上,花枝带着灵动,饱满的花朵压在枝头,花瓣错落有致,近浓远淡,逐渐消失在水汽雾岚之中。这是沈谊云在其画作《孔雀牡丹》中描绘的场景,画中牡丹繁复明艳,有生命,有风骨,在春风中俯仰生姿,微风拂过,满纸生香,令人观之忘俗。

  与传统花鸟工笔的层加叠染不同,沈谊云一反常规,以简极而取胜。在一片恣肆汪洋的泼墨意蕴中,作品层次透视感极强,借用了山水画中“高远”“平远”“深远”的构图技法,自有一种回味无穷的韵致。不同于很多人大红大绿、光彩艳丽的写实手法,沈谊云的牡丹画作结构丰富,意境清幽,用色用墨既苍且润,艳而不俗,有清新淡雅之态,有飘逸跌宕之势,花叶俯仰聚散皆有妙处。沈谊云笔下的牡丹,最让人印象深刻的就是花叶之下的枝杆:疏杆横斜,苍老遒劲,粗糙朴拙中显现生命力。

  “牡丹被誉为花中之王,是人们心目中最能代表中国传统文化的国花。商人爱其华贵雍容,少女爱其明艳娇媚,自唐以来,世人多以牡丹为富贵之花。但在我看来,牡丹却自有风骨——牡丹花的凋落,不是一片一片花瓣的伤逝,而是干脆节烈,整朵整朵的凋零。而在民间的传说里,牡丹花也是唯一敢和武则天叫板的花仙。因此我画牡丹,不仅希望画出它明丽的色彩、丰硕的花瓣,更要追求画出牡丹别样的风骨和不羁。”说起自己对画牡丹的偏爱,沈谊云直言:“牡丹花瓣娇媚柔婉,但同时又拥有苍劲粗糙的老杆,这一明一暗、一柔一劲、一润一枯形成了极其强烈的对比和反差。正是这种艺术上的美,真正俘获了我的心。”

  沈谊云的花鸟作品,画面往往构图很满,少有留白。他把“留白”变成了“设虚”,通过水汽雾霭、晨光昏影来填补传统的“留白”空间,其作品构图中经常运用“近处主体工笔实写,远处衬景写意虚描”相结合的方式,使得画面内容丰富而不繁杂,主次相间,虚实相生,韵味无穷。近年来,沈谊云的艺术成就越来越得到社会各界的认可。2013年,沈谊云创作的大型花鸟画作品《国色天香》《牡丹》,相继被中南海和人民大会堂陈列并永久收藏;2014年,其作品《孔雀牡丹》及山水画作品《情系九寨》被中共中央直属机关北戴河西山区重要场所及天安门城楼外宾接待室永久珍藏。

  作品《静卧储雄风》

  作品《国色天香》

  作品《孔雀牡丹》

  虎啸山川,气贯长虹

  与牡丹花的墨韵流淌不同,沈谊云在画虎的过程中聚气凝神,细细勾勒,层层皴染。因此,他笔下的老虎往往丰满逼真,威武勇猛。“其实画画也是在借物喻人,老虎也有很人性化的一面,怜子、孤独、骄傲……和人一样有情感,画老虎也正是用老虎来表达自己。”沈谊云如是说。

  画虎,贵在“入神”与“化形”的转化,在这两者的契合点上,沈谊云颇有深厚传统功底和娴熟的笔墨驾驭能力。他的画,往往“虚实结合”,与精细到每一根毛发的画中虎相比,画面背景往往水墨酣畅,大笔渲染以劲松、岩石、乱草、溪水……纵横捭阖,一气呵成,使水墨色彩自然与主体融合,充满着无限的生机和妙趣。对此,著名旅法美术史论家、评论家欧阳牧先生曾经有过这样的评价:“从画面的总体构图上看,沈谊云先生画虎非常注意主题和背景的搭配与互融的关系。他擅用苍松、巉岩、雾霭、流瀑作铺垫,烘托出层层跌宕的空濛、博大冷峭的山野气象,环境的肃冷和虎的刚烈达到了和谐的统一。他打破了传统创作手法上的纯技巧性的呆板、单调和贫乏,追求原生的、朴素的惯性,及笔墨、灵感和创作对象的自然规律,让审视者从更新更高的角度去观望和思想书面上更深的内涵。”

  透过沈谊云笔下的虎,能使人窥见人性、人情和社会万象,富有思想性和浓郁的人情味。他笔下的虎,或卧或奔,或长啸或怜子,不仅被巧妙地人格化,而且寓意深刻,趣味盎然。

  “中国画是哲学的艺术,文化的艺术,人格的艺术,但归根结底是感性意义上的形式美的艺术。”在沈谊云眼中,生活中俯仰皆是艺术。而虎的精神气质同时也反映着人的内在品格。“比如把炒菜当成画画,放佐料就跟下颜色一样,先放哪样,放多少,心中有谱。艺术思想不落窠臼,表现力和感染力也就独具一格。画画跟音乐也相通,一幅画也有自己的节奏、旋律、转折、高低起伏、抑扬顿挫。”沈谊云告诉记者,画家就像指挥家,画笔是指挥棒,纸上大点兵,创作的过程酣畅淋漓,妙趣天成。

  “中国画的最高境界,是齐白石说的‘似与不似之间’。太似为媚俗,不似为欺世。中国写意画,看似随意,其实每一笔一点都有构思和设计在里头,绝不随意。画家不能满足于临摹,要确立自己的风格。毕竟一千个人心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

  画家各有各的追求,各有各的风格。画有不同,欣赏的人也有不同,不能高傲自大,亦不能妄自菲薄。”

  几十年来,沈谊云专注于绘画创作,衢州的灵山秀水给了他温婉细腻、俯察万物的心灵,而长年工作学习的东北平原又赋予他苍茫雄浑、御风而行的笔触。在水墨的道路上一路走来,沈谊云不断探索,反复锤炼自己的笔墨语言,虎与牡丹在他的笔下,雄浑与宁静,阳刚与阴柔和谐地走在了一起,恰若“心怀猛虎,轻嗅牡丹”。

责任编辑:admin

上一篇:喜看衢江,新时代下的康养之城

下一篇:没有了

首页 | 村落 | 地名 | 名胜 | 景观 | 古迹 | 非遗 | 古树 | 溪流 | 艺人

主办单位:中共衢江区委宣传部 浙ICP13008629号

技术支持:中国网 最美衢州

电脑版 | 移动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