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台名将罗大春的“海上”故事

来源:衢州日报    作者:钟睿    人气:    发布时间:2019-07-18    
编者按:罗大春(早年也有文献写作“罗大椿”),作为衢州本地的晚清一品大员,在中国近代史和衢州历史上都有浓墨重彩的一笔。前不久,一篇刊发于衢州晚报的《晚清名将罗大春之墓在衢江?》的报道,一石激起千层浪,再次把这一历史人物拉到了世人眼前。
 
    在风云际会、错综复杂的晚清军政舞台上,罗大春曾三起三落。在他的高光时刻,曾“单刀赴会”,劝降万众捻军,并在太平天国运动中率部参加著名的九洑洲之战,获赐“冲勇巴图鲁”;也曾在宝岛台湾“开山抚番”,在《台湾通史》上留有英名,后来还被亲政不久的光绪帝接见,勉慰有加……虽是一员勇武过人的战将,但罗大春对于衢州的文化出版业、农桑业等,都发挥过巨大的促进作用。
 
    近日,衢报传媒集团记者从一堆史料中再度研究罗大春的个人历史,或许,我们也可以从一个崭新的角度解读他所生活的那个时代。
 
    罗大春所处的时代,正是清政府遭受了两次鸦片的沉重打击之后,内忧外患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体制弊病、民族矛盾加剧,军事、政治、文化方面危机凸显,洋务与清流、维新与守旧的冲突充斥着政治经济和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
 
    罗大春的后人,有像罗道权那样卷入“衢州教案”的,有的入仕为官,有的与王凯泰、郑永禧、张德荣等名士结为姻亲,梳理好那段历史,无疑将为丰富衢州文脉,提供丰厚有益的素材。
 
    无论是罗大春后裔罗诚、罗名鋆、罗炎林,还是衢州文史界前辈刘国庆、钱进、巫少飞、邹跃华等人,都曾考证、撰写过罗大春的相关文史资料。而陈建勇先生所著《罗大春著述与研究》更是目前最全面的宝贵文献。而现在网上流传的罗大春相关文章,有史实,也有演绎。而随着在衢江区高家镇的一些史迹被发现,关于罗大春的生前身后事再次成为衢州文史界焦点。
 
    最近,记者试着整理出关于罗大春对近代海军建设的部分材料,以抛砖引玉,呼吁各界再度加强对这段衢州历史亮点的实际关注。
 
    培养中国近代海军人才
 
    赵尔巽等人编撰的《清史稿》记载,“中国初无海军,自道光年筹海防,始有购舰外洋以辅水军之议。同治初,曾国藩、左宗棠诸臣建议设铁厂、船厂。沈葆桢兴船政于闽海,李鸿章设船坞于旅顺……是为有海军之始。”
 
    福建自古就有繁荣的造船业,明清以来,由于抗倭斗争、平定东南沿海和台湾抗清势力的需要,福建海军的地位举足轻重。福建水师在清朝水师中属于相对出色的一支海上力量,但在康熙年间收复台湾之后,海疆形势相对稳定,水师训练松弛,军事技术和海防军备更新也就慢了下来。
 
    久历行伍的罗大春从清军的最基层干起,一路拼杀到了提督之高位。他不仅在征战时与洋兵洋将密切接触过,甚至还组织过“洋枪队”,养成了“喜习洋操”,偏好西洋火器的习惯。根据他的思考和观察,中国的军事力量,在陆地上不占上风,但是由于长期忽视海权,导致近代化的海军极为薄弱,在战场上出于绝对劣势地位。罗大春的军政生涯中,在福建履职十年,曾指挥过当地陆路部队和轮船水师,对中国近代海军的萌芽做出过里程碑式的贡献。同治三年(1864)10月,罗大春率所部楚军随左宗棠开赴福建,清缴太平军余部;翌年六月署理漳州镇总兵,“赏加提督衔”。同治五年2月,罗大春开始署理福建陆路提督,开始在所部进行“裁兵加饷,就饷练兵”的军事改革,并结合自己的改革实践,向左宗棠提出“制造轮船,停捐武职”的建议。
 
    虽然不久,西北战局再起纷争,左宗棠于当年底动身奔赴陕西,与罗大春分道扬镳,但他仍采纳了罗大春的建议,奏请裁兵加饷,新定水陆营制,希望以此淘汰老弱冗余,以有限的军饷操练精兵,提高水师官兵待遇。同样是在左宗棠的奏折中,他建议设局监造轮船,并推荐原江西巡抚、林则徐女婿沈葆桢任总理船政大臣。福建船政局的设立,是中国近代海军的兴起,也标志着旧式水师开始退出历史舞台。福建,是近代海军的萌芽之地,闽侯系海军,从晚清到北洋再到民国,一直是中国海军的根基。
 
    同治十二年(1873)正月,闽浙总督李鹤年推荐罗大春担任福建船政轮船统领,二月,又担任福建水师提督。此后一直到同治十四年正月里,罗大春把轮船统领一职交给蔡国祥。罗大春在任内编写水上训练方案,开展军事演习,更为重要的是,他把自己的指挥舰“扬武”号,辟为福建船政学堂学生的训练舰,为培养中国近代海军人才,提供了务实有力的实践机制。
 
    拥有大国崛起的海权思想
 
    上世纪60年代,美国学者庞百腾(David Pomg),在香港大学冯平山图书馆发现《台湾海防并开山日记》,并在台湾以《台湾文献丛刊》的形式刊印发行,公诸于世。该日记一开头,罗大春就以较大篇幅,记载了自己在同治十三年3月,通过3天的时间,率座舰“扬武”号,及“万年清”“伏波”“安澜”“湄云”“振威”“靖远”“长胜”“海东云”“济安”等11艘军舰,在福州闽安五虎口白竿塘海面,举行海上军事演习。这是有据可查的,中国近代海军的首次海上联合军事演习。演习中,罗大春指挥官兵“既演英、法两国洋枪阵法”,除了操练了旗语通讯,去舟登陆、火器打靶之外,还令各舰在暴风骤雨中“斗风开驶”,各舰“去顺就逆,履险如夷”。
 
    “扬武”号,是1872年由福建船政局制造的木壳巡洋舰。福建船政所造的最初6艘舰船,如首舰“万年清”等,都是按照左宗棠的构想,制造成既能运输兵员,又能满足漕运需求的运输舰,并无强悍的战斗力。第七艘“扬武”号,就开始仿照国外战舰,增设炮位,提升马力,排水量1576吨,配有10多门火炮,全舰航速12节,顺风顺潮时最高航速可达15节。“扬武”号的主炮口径190毫米,8门副炮口径160毫米,这在当时的国内,属于顶级配置。
 
    当时最先进、最具实力的“扬武”号,本是舰队指挥官罗大春的座舰和旗舰,但由于其在当时在国内的先进性无与伦比,罗大春将其辟为福建船政学堂学子的训练舰。受益于这项实习制度,日后成为北洋水师名将的林泰曾、刘步蟾、邓世昌等人从船政学堂毕业不久,就经受住了风浪考验,虽然年纪尚轻,但很快在“建威”和“海东云”等舰上担任枪炮教习、大副等要职。同时也为林泰曾、刘步蟾等人不久后,随日意格远赴英伦留洋并取得佳绩,奠定了实践基础。
 
    1881年,耶鲁大学毕业的詹天佑,回国后进入福建船政学堂,根据罗大春当年制定的规章,詹天佑毕业后也登上“扬武”号,追随英籍教习泰勒担任见习官。1884年,“扬武”号与詹天佑被卷入了中法战争的马江海战中。力战不支后,詹天佑死里逃生,与他一同留美归来的同学黄季良壮烈殉国,“扬武”号被法舰击沉。战后,詹天佑离开海军,几经辗转,在20世纪初主持国内第一条自行设计建造的京张铁路而闻名世界。
 
    在制度和硬件的保障下,福建船政的军事实力达到了可喜的程度,也为沈葆桢、罗大春等人在“牡丹社”事件后的应对处理提供了本钱。从存世的《台湾海防并开山日记》中看,罗大春带着强烈的民族主义热潮,主张对日强硬,主动部署对日情报工作。而他强硬的底气,就是自己编练的军事力量。从存世的罗大春文章里看,他当时已经有了“大国崛起的海权思想”。
 
    同治十三年(1874)6月,罗大春奉命乘坐“靖远”舰,率一哨兵勇108人,从泉州出发登上宝岛台湾。此时,他的舰队已有军舰15艘,成为了永载史册的中国第一支近代海军舰队。他也由此,揭开了自己人生中最辉煌的一页——台湾“开山抚番”。
 
    罗大春的一生,经历三起三落,常年戎马倥偬也极大地损害了他的健康,使他在58岁时就因病在军中殉职。同时,性情耿直的罗大春与湘军集团的上层官僚、将领相处难称融洽,被掌握话语权的既得利益集团长期排挤在官修正史之外。加上白手起家的他,毫无家世背景,在他去世后,加上社会动荡等原因,其后人仕途坎坷,家道中落。这些原因,都导致现存的文献资料,与罗大春的历史贡献极不相称。为后世还原完整的罗大春,造成了极大困难。
 
    抗日战争时期,位于市区东河沿的罗大春府邸“罗公馆”毁于日寇轰炸。在后来的岁月里,罗氏墓地也惨遭捣毁……不过百余年时间,这位对衢州而言意义非凡的英雄人物,在衢城竟已难觅遗迹,不禁让人感慨万分。
责任编辑:钟睿
首页 | 村落 | 地名 | 名胜 | 景观 | 古迹 | 非遗 | 古树 | 溪流 | 艺人

主办单位:中共衢江区委宣传部 浙ICP13008629号

技术支持:中国网 最美衢州

电脑版 | 移动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