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溪江·情怀】乌溪江水映山红——致曾经奋斗在乌溪江上的教育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人气:    发布时间:2019-09-17    

这个标题是一本关于乌溪江的书名。这本书由衢州教育界前辈朱子善作序。最近在各种媒体上看到关于忆念朱老师的文章,一个仁慈善良的“先生”在我的脑海里渐渐清晰。教师节前夕,衢江区召开了隆重的教师大会,让人意外的是,有心的区委区政府居然把衢江区教育界的一个个老前辈请到了领奖台上。这些熟悉的身影一下子在朋友圈里成为网红!莫道桑榆晚,为霞尚满天。这些老先生,是一个时代的符号,是几代人的记忆。



 

上世纪八十年代,乌溪江迎来了最喧哗的时刻。这个时候,乌溪江开通了廿项公路,每天有一趟“大客车”来回城里。小湖南到坑口、举村、岭头、洋口都通有“马达船”,黄坛口水电站早已建成,湖南镇大坝也完成,但是项家的水电十二局驻地还有大量人员驻守,那里不仅有医院、菜场、车站、还有电影院。小湖南自然是乌溪江的商业、文化、政治中心。而伴随共和国一起成长的第一批乌溪江人,已经成家立业。他们家家户户都有好几个孩子,这些孩子最大的已经上高中,最小的也上小学了。政府也处于扫盲工作的关键期。于是,乌溪江的教育处于空前繁荣的阶段:村村有小学,乡乡有初中,区里有高中。

乌溪江的孩子是幸福的。村里的孩子,每天清晨,可以踏着青草味的田间小道去最近的学校,那里一定有一个和蔼的乡村老师在简陋的教室里等待着他们。学校小,学生也不多,好多都是一个学校一个老师驻守。这些老师周一早早来到学校,每天上复式班,贴心照顾每一个孩子的学习与生活。直至周末老师才翻山越岭,会回到自己有家,照顾自己的孩子。乌溪江的每一个山村,都留着他们的足迹。

最幸福的当然是湖南镇(以前叫乡)上的孩子了。乡中心小学是最好的,整个小学教学楼完全是苏式建筑,中间是大会堂,四角上各伸出去建了教室,洁白的墙面,拱形的廊门,光滑的黑板,还有宽阔的操场,操场边上还有一排高大的法国梧桐!这对于那些每天生活在泥墙房里的孩子太有诱惑力了!

小湖南镇上的孩子上学每天只要5分钟的时间就可到学校,方便多了。而乌溪江对岸的破石村,有些孩子也想去中心小学读书,就麻烦多了。每天就要起得很早,背着书包,拎着饭盒袋,穿过圩坝地的稻田,跨过新建的湖南镇大桥,至少要走30分钟!不过,孩子们可不担心路远,因为,一起去上学的都是隔壁邻居,一大群人!一路有说有笑,有时还可以抓一路的蜻蜓呢!
 

 

最吸引孩子的还是学校。每个老师都非常慈爱,戴着眼镜,穿着的确凉的短袖,左胸口的衣袋还插着一支打红勾的钢笔!当时的老师似乎都是全能的人。乌溪江长大的孩子一定不会忘记廖文华老师,他和蔼可亲,他教语文,有时还要教音乐。孩子们最高兴的是去抬脚踏风琴了。大家争着去,然后一起小心翼翼地把脚踏风琴抬进教室,放好,等着廖老师教谱子。乌溪江的孩子第一次知道了什么是简谱。廖老师的夫人叫张轶凤,也是老师。张老师看上去严肃了许多,孩子们都有点怕她。不过,她教书可是一流的,学生都听她的话。

当时,小湖南设乡,所以有自己的初中,和小学在一起。后来搬到了圩坝,现在衢州二中党委书记程卫东老师就是从这里开始了他的教育生涯。当时,整个乌溪江设区,区政府也设在小湖南,所以小湖南不仅设有乌溪江区初中,同时还设有乌溪江高中。两者都在现在湖南镇初中的原址上,统一称为“乌溪江中学”。全区最优秀的学生都在这里读书。能够到乌溪江中学就读的学子们可开心了。这里有新建的三层高的教学楼,有集体宿舍。孩子们终于可以离开父母,每周带一袋米,一罐咸菜,就可以在学校自由独立地呆上一周。学校的生活根本不单调。晚自修之前有读报唱歌的时间;晚自修也没老师督班,全由值周生管理;每两周要发电影票,看电影;学校还有图书室,可以通过那个小窗,借出各种各样好看的书;春游也是少不了的。最有收获的,还开设兴趣小组课,大家都可以学吹笛子、拉二胡、写毛笔字、打乒乓球等等。印象中,兴趣小组非常的多,每周三的下午放学前,乌溪江中学校园的每一个角落都有兴趣小组的学生,二胡、笛子、唢呐等等真是声声入耳。仿佛当时的老师都精通乐器,都是体育健将。

要说拉二胡,自然是小学的余良平最厉害,他拉《二泉映月》的时候,声泪俱下,学生自然听得出神;而论吹笛,徐义康老师可是高手,只见他舔着舌头,把笛膜粘住,顺手把笛膜压平顺,然后横起笛子,再次用舌头舔了舔吹孔,接着悠扬的笛声响起,一曲《金蛇狂舞》,让山里的孩子都听傻了眼。自然,孩子们学起来也就更带劲了。徐义康老师还和其他老师一起谱写了乌溪江中学的校歌,那时候大家都会唱。最后一句是“乌溪江中学,乌溪江中学,培育着一代新人!”唱得铿锵有力,心潮澎湃。

除了生动活泼的兴趣班,乌溪江中学里的老师还个个都是教学高手。祝永年老师教地理,是地质大学毕业的,后来才知道他还是温家宝总理的同学!他高高的个子,说话慢条斯理,一看就是一个很有知识的人;胡其明老师好像也是哪个名牌大学毕业的,教高中英语,在食堂吃饭的时候,时不时会来两句英语口语,愣是把学生听得呆那里忘记了吃饭;而丁惠贤老师似乎是来自东阳的,戴着流行的变色眼镜,说着有腔有调的普通话,上起数学课,思路清晰,手上画图的工夫更是了不得;余成建老师是教物理的,又年轻,又帅气,一手好板书,激发了许多学生练好钢笔字的冲动。说起来也怪,似乎当年从乌溪江中学出来的学生,还真没几个字差的!而如今已经80高龄的李珩老师,在1961年就进入了乌溪江。他个子高高的,皮肤白白的,谈吐温文尔雅,真不愧是来自杭州西子湖畔的谦谦君子。他上课没有人不愿听的,受他帮助的学生,不计其数。桃李不言,下自成蹊。他在乌溪江一呆就是26年!他把自己最美好的青春年华留在了乌溪江,也把最美好的青春影子印在乌溪江人的脑海里。直到现在,乌溪江人一说到李珩,大家都心存敬意。

乌溪江的山水,如诗如画,纯真自然。乌溪江的教育故事水清至明,那一批批教育先辈,伴随着新中国的建立,伴随着新中国的成长,一头扎进了乌溪江的山山水水,为乌溪江的百姓带去知识的海洋,科学的光芒。今年是建国70周年,那些曾经在乌溪江长大、在乌溪江受教育的乌溪江人最小的也基本上进入了不惑之年,这当中有一大批人在国家重要的或者平凡的岗位上默默地作着贡献。他们是乌溪江的骄傲!

乌溪江两岸,最多最美的是杜鹃花。乌溪江人更愿意叫它:映山红。山水映照,为霞满天。乌溪江上,曾经有过最美的教育故事,最浓的师生情!

 
责任编辑:admin

上一篇:印象衢江|举村踏青

下一篇:没有了

首页 | 村落 | 地名 | 名胜 | 景观 | 古迹 | 非遗 | 古树 | 溪流 | 艺人

主办单位:中共衢江区委宣传部 浙ICP13008629号

技术支持:中国网 最美衢州

电脑版 | 移动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