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溪江·品鉴】 若为女子,愿你如梅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人气:    发布时间:2020-02-16    

时光匆匆,一转眼,就到了冬天。春天的草长莺飞,夏日的荷绽蝉鸣,秋日的天高云淡,已然消逝。四季就这样轮回,美丽的是风景,润泽的是心灵。

人的一生,就是在这岁月流转里,静静地行走,慢慢地领悟。有句话,人生本无意义。是啊,人生不就是一场漫长的旅程。争过的名,夺过的利,倾心的情,终了,如云烟,如晨雾,皆无痕。

即便,只是个浩渺宇宙的匆匆过客,以善良,以感恩,安稳走好每一步,才不枉来这世上一回。无意义的人生,当赋予有意义的生之价值。生活对每个人来说,都不易。男人有男人的难,女人有女人的苦。清贫的人,富有的人,谁不是如小小的蜗牛一般,背负着压力,背负属于自己的壳,缓缓前行呢。倘若人生的附丽,只是一帆风顺的轻松和甜蜜,这样缥缈无根的人生怎能算是完美。能经受磨砺,也能安享幸福,才是真实美丽的人生。
 

 

活于世,拼搏是男人的使命,刚强是男人的风骨。若说,粗粝是男儿的本色,柔媚便是女儿的妆扮。《诗经》里言女子“桃之夭夭,灼灼其华”。李白诗句曰“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美人如花隔云端,女人如花。花有韵,花亦有骨。牡丹富贵,兰花清幽,秋菊隐逸。

梅,卓尔不群。花中四君子有之,岁寒三友亦有之。文人雅士青睐,布衣白丁敬之。寒冬,众花皆凋落。惟有梅,凌寒独自开。冰天雪地里,万物蛰隐,满目萧肃。一株梅,数株梅,静然绽放。如火烛,如星子,映亮了天光。梅须逊雪三分白,雪却输梅一段香。雪是何等晶莹剔透的华美,遇到梅,也只是平分秋色。若入了尘世,雪和梅,俱是一等一的奇女子。不与百花争艳,不畏严冬风霜,只留清芬于世。

旧时,年节时分,富贵人家张灯结彩。岁朝清供,清贫人家,任是家里如何寒素,也要折一枝或数枝梅,清水供养于瓶中。或挂上喜上梅梢的画幅。有了梅的屋舍,平添了吉祥丰瑞的年气,平添了能过好凡俗日子的底气。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梅,有出尘的清冷高洁,亦有人间烟火的恬静安然。不与春花簇拥媲美,不羡春安暖,不媚百花娇。安守清寒,自有馨香沁心,足矣。

女人当如梅。花样的女人,若只有我见犹怜的娇柔女人味,风来了也惧,雨来了也怕,兀自先乱了方寸。行走尘世,少有人能一路顺风顺水。有了梅的品性,人生的风雨惧什么,生活的苦难怕什么,世间平坦的路走得,世间的坎坷也迈得过。自是气定神闲,笑语嫣然。

家附近的街面,有一间文具店。店面狭小,文具众多。有了巧手店主的精心装扮,小文具店井井有条,俨然温馨的小城堡。店主是秀美的中年妇人,待人分外和气,笑颜笑语。去了几次店里买东西,也就和店主熟悉了,说话聊天间,知道了她的经历。她是水灵俊秀的四川妹子,娘家在山村。屋后竹林青山,屋前稻田水塘,住在画里一般。生活却是清苦,家里兄弟姊妹多,父母的担子沉得能装下屋后的青山。

她早早就嫁人了。妆罢低声问夫婿,画眉深浅入时无。哪个女子不希望和嫁的人举案齐眉,两情缱绻,一生一世一双人呢。许是未遇良人,许是缘分太浅,她的婚姻不顺畅,生了两个女儿,终究还是劳燕分飞。带着大女儿的她再嫁了,嫁的男人比她大了十余岁,又生了可爱的小女儿。男人对她很是体贴疼爱,对她的大女儿也是视为己出。虽是素朴日子,一家人的脸上总是笑容。

 

女人寻常衣着,人好看,一派清丽优雅的样子。男人写得一手好字,书法作品装裱好挂在店里售卖。年节在店门口写春联,一幅一幅,望去一片红红火火。好日子是用心,用爱过出来的。她的大女儿大学刚毕业,找了份工作。她的男人在家开馆授徒,教习书法。小女儿也已是亭亭玉立。两个女儿像她一样秀美,一样良善。日子依旧寒素,幸福却是满满。她的家被评为五好家庭,一家人的合影,笑得像一个春天。她着红衣,宛若一朵梅。

世人恒敬梅。因了梅的傲骨,因了梅的恬淡,因了梅的风姿。若为女子,愿你如梅。

责任编辑:admin
首页 | 村落 | 地名 | 名胜 | 景观 | 古迹 | 非遗 | 古树 | 溪流 | 艺人

主办单位:中共衢江区委宣传部 浙ICP13008629号

技术支持:中国网 最美衢州

电脑版 | 移动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