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溪江·情怀】 世外灰坪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人气:    发布时间:2019-07-30    



——华东第一天坑

       早春二月的周末清晨,阴霾骄纵霸道,阳光躲躲闪闪,虽然拿捏不准天公的用意,但期待了良久的古道仿佛在不远处招手示意。我们整装待发,为躲避纷繁嘈杂,追赶别样的景致。不知是天气的缘故,还是这条线路被人遗忘,一路上车辆行人稀少。只有成片成片的茶树,远远看去像高低不平的墨绿色草原。从平坦大道颠簸到九曲十八弯的山路,一旁是山,和错落的山村小屋,另一旁是水,岸边有桃花红梨花白,玉兰娇羞入眼帘。盛开是盛开,但不张扬,或许春的呼唤太温和,不够热烈。若说油菜花是春的作品,那么,春肯定是调皮的,你看他画的花儿,一畦青一畦黄,一畦青中泛嫩黄。

一路走走停停,春风袭来,些许寒意藏匿其中。正是转弯处,我们看到一个突兀的山头,大约是喀斯特地貌,山体光秃秃的,远远看去,只有一些坚强的绿树散落在各处。车子突然停将下来,某人指着远处光秃秃的两相对望的山头说,这就是母子山了。果然右手边的大石块上用红色的油漆写着,母子山观赏台。观赏台前方是拥挤的山头,左边是山坳,右边是一目了然的一圆一尖一大一小的山头,看上去的确像母亲和孩子面对面,四目相对,一边是依赖,一边是怜爱。


——白塔洞
 

母子山小憩,继续前行。极目眺望,远山含黛。山路两旁并无人家,仿佛久不曾有人迹。峰回路转时,柳暗花明处,又有三两白墙青瓦房,周遭是出奇的静,我们正沉醉其中,远处高速传来的汽车鸣笛声,生生将静谧打破。路旁就是停车场,看到有辆车子停在那里,顿时欣喜,也不是完全被遗忘的世外!循着标识牌到了行程的第一站,也是我们逗留的最久的一站――天坑。从上往下看,绿色由厚变薄,半山处一树梨花,看的人心驰神往,就贸然而下。鸟鸣叽叽喳喳,仿佛是激烈的欢迎这烟火气息的叨扰。通往天坑的路,石块斑驳,湿润泥泞。一不小心就会滑倒。两旁有野葱,铜钱草,荠菜和艾草,你推我攘。禁不住诱惑,蹲下身来,草丛里还有半肥略瘦的地衣,一块一块趴在温润的泥土上,或小心翼翼躲在石缝里。林间小道,七拐八弯,到了底下,一个方形池子,清澈见底的水面下,清晰可见青苔和发黄的石块。上头流下来的水,细细的,堆积在小水坑里,旁边大石板上青苔密密匝匝,苔花如米小――我才知道原来苔也是报春的。再往下走没有现成的路,硬生生穿过竹林,地里散落了新鲜的笋壳,我猜大概就是之前给我们指路的老人家剥下的。

豁然开朗的平整,紫云英落在马兰头间,似乎格格不入又无可奈何,野芹菜在水洼里蓬勃,一向只爱探究险奇峻的某人,居然破天荒的对着这一地枯黄芦苇荡发出慨叹。三个顽童啊啊喂喂喊叫起来,说是听谁的回声荡漾得更远更长。这时,上头有人喊话,说再往前走,天坑腰间石壁上,有个大溶洞。我们欣欣然前往,果然,乱石林立的洞口,光线暗淡。越往里越逼仄,气息不畅,整个人浸在阴冷的空气里。我抱着小娃娃定定神,不敢往里走。前头的黑暗激起了某人的探索欲望,他不顾阻拦,待返回时,又一个劲儿的感叹,里面乌漆麻黑一团,深不见底。
 

——红军村
 

我们从天坑回到崖边,天开云阔。我手里包里全是野葱野芹菜地衣,也不知这方泥土会不会怨我恨我,贪心捋走它们的孩子。驱车前往下一站,转了好几道弯,总是找不到心心念念的千里岗古道。一位拿着勾刀的老伯,对千里岗古道也茫然无知。倒是给我们指了旁边的白塔洞。白塔洞在半山腰,洞口山花点点,站在洞口,寒风迎面而来,吹的人睁不开眼睛。钻进洞去,巨大的钟乳石被外头的光线映射的忽明忽暗。毫无人烟的踪迹,洞内漆黑,想到洞口的警示牌,我望而却步,安心在洞口候着,沐浴午后出来的阳光。小娃娃伸手要去采黄色的花,一不小心沾了一身的苍耳,惊得他大呼小叫!出了白塔洞,我们转了几个圈圈,也没有找到千里岗古道。

此时已是午后两点,寂静无声的山间,鸟唱虫鸣,村妇提着篮子在路边小山丘上剪马兰头。这是红军村了。房子修葺的痕迹一目了然,路边人家一位老妪在池子旁洗菜,看到小娃娃热情招呼,给小娃娃一些番薯条。参天的大树直冲云霄,据说都是红豆杉。

灰坪,已然世外桃源,远离纷争,远离喧嚣。而懵懂闯入的我们也享受了半日的世外生活!

 
责任编辑:admin
首页 | 村落 | 地名 | 名胜 | 景观 | 古迹 | 非遗 | 古树 | 溪流 | 艺人

主办单位:中共衢江区委宣传部 浙ICP13008629号

技术支持:中国网 最美衢州

电脑版 | 移动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