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溪江·品鉴】乌溪江边的风景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人气:    发布时间:2020-01-13    
       我看见的风景悄然陷入某种深沉的寂静之中。突然之间,大地展现出它最真实的部分。四周明净的山峦、河流,疏松的田野,凋敝的树木,在这一刻都呈现出不同的意义。因为在它们之中,我看见了另外一种东西的存在。
       我一个人踯躅在浙西河谷的山崖上,感受到从河谷吹来的风中那种透彻肺腑的凉意。这是一条泱泱涣涣的河流,叫乌溪江。河水清澈明净,它只是单纯地流动着,不裹挟,不喧嚣,不妄想给你什么,也不试图告诉你什么。而我知道这是条曾哺育过大江两岸世世代代人民的河流。我想象过去这条江或许是一条咆哮的河;波涛汹涌不止,这可从它宽阔的河床以及河床的地势和走势得到证实。如今,它的下游有高坝拦截,才使这条大河沐浴在更加丰厚的光波里,几乎庄重而平稳地流淌着。面对这条河,我陷入沉思。我静静地注视着,这条河在远处转弯,在更为遥远的幽深山谷间发出轰鸣。

 
 
       我静静地走着,四周一片寂静,风没有根,它悬着一颗心,撩起我的头发,我已经好久没有这样无牵无挂无羁无绊地在乡间踽踽独行了。这是一片未曾被污染的绿地。生活在这块土地上的人,几乎都是沉默的,仿佛在他们的个性中,承接着先祖的隐忍和默然。
       应该有一首深沉、高亢的歌来表现这条河,表现它的历史和梦想,然而没有。尽管它日夜奔流,实际上它是沉默的,甚至是孤独而忧伤的。或许,只有人才能使一条河激荡起来。我看见几个人肩扛毛竹,背着砍刀,沿山而下,就像法国画家高更画过的塔希提岛上那些强悍壮硕的人。是的,只有这样的土地、阳光和河水才能养育出这样的人,木讷、沉默、坚忍,怒时像虎豹、柔时像羔羊,热情好客、看重情义、默默无闻。
       一群鸟从河面上起飞,不停地聒噪着,抖碎了河水之上的阳光。
       我陷入某种恍惚的沉思。

 
 
       我突然觉得一条河给我的启示,不仅包含了时间永不回复的流动,而且也隐喻着我们的生命也随之逝去。我看见被映亮的群山呈现出无言的庄重。我听见深夜里这条河在喧哗,仿佛它突出于夜色之中,在一条宽阔的光带里流着,就像江上那星星点点的渔火在轻轻地诉说着什么。
       到一个叫茶山的村子里去看一座明清时期的古民居。沿着一条弯弯的小径,穿过一片竹林,不知不觉走到古民居前。门前的篱笆上开着朵朵淡黄色的花,一条黄狗趴在屋檐下,几只鸡在悠然地觅食。古民居画栋雕梁,马头墙,青砖黑瓦,雕花窗格,原色原味,古色古香。身临其中,我依稀看见远去的时光。
       我对古民居细腻繁复的雕花窗格怀着一份不解的迷惑。不知道民居的主人把窗格雕琢到这种程度是为什么?我只是感受到惊鸿一瞥般的美丽和惆怅,雕花窗格是古民居建筑中最美的符号。古民居前的石级路旁,有几棵桂花树,据说有几百年了。抬头仰望树冠,只见少许的阳光,星星点点地晃动着婆娑的碎影。
 
 
       我来到一棵最大的桂花树下,体验到一种有别于它处的更深的幽静。好像在树的周围覆盖着或渗透着一团巨大的阴影。我知道这是一棵树的寂静,一棵树几百年的沉默加深了这种寂静,好像这一棵桂花树汇聚了大地全部的寂静,也承纳了天空的寂静。
       一棵树的沉默绝不比一幢古民居或一座山的沉默轻。当我走近它,想感受它的寂静与芬芳时,却深切地感受到了它的拒斥。站在这棵桂花树茂密的树冠下面,我像一个贸然的闯入者。伸出手摸了摸它变得苍黑而皴裂的树干,突然一阵颤栗。我仰起头来,看到被茂密的树枝分割的杂乱的天空,和从树枝中漏下的迷离的点点光斑。也许这棵树比我更深切地体验到四季的含义。
       第二天到洋坑村看戏,戏叫茶灯戏,据说是原生态的,原汁原味。那些戏,那些戏名,戏中的每一折,每一个角色,乃至于主角的每一句唱腔和念白,都是村民自己创作自己演的,并一代代口授传了下来,而且是用当地的方言演唱的。对于当地村民们来说,茶灯戏已看得烂熟,听得烂熟,记得烂熟;可奇怪的是越是烂熟越是要看。我们去时,村民们已经男男女女老老少少蜂拥到村中的一座祠堂里。

 

       我没有探究戏班的人马、戏装的新旧、道具的粗细、演员脸上的油彩,唱功、念词、扮相、手势、台步是不是正宗。我只知道,生长在大山深处、乌溪江源头的村民们,就像戏台高高耸立着,向天空伸展它的檐角,向黑夜投射缤纷的色彩,向寂静的田野、山谷传送歌声和乐曲,向平淡的乡村生活传递欢乐和骚动。
       戏台是一道风景,台上的戏也是一道风景。戏台上演绎着的是村民的梦想。它是以往岁月带给村民的一种冲破寂静的欢乐,是生活中一个响亮的音符。并且让我们怀念过去,怀念业已消逝的辉煌。
       在电视、电影、电脑、网络、手机普及的今天,地方戏的生存根基已被摧残得七零八落,而茶灯戏却在当地政府的关怀下顽强地生存着,是不是一种欣慰?
       不妨想象一下,在一片空旷的天穹下,假如弄一台手提琴在戏台上咿咿呜呜地拉,能大老远地把村里的老老少少吸引过来吗?能在环绕戏台的阵阵夜风中制造出或跌宕起伏、或惊心动魄的音响效果吗?
       除了震天动地的锣鼓外,又有谁能做到:当开场锣鼓震天响起时,心头的热血都会被锣鼓声激荡得畅快沸腾起来。
 
责任编辑:admin

上一篇:【乌溪江·诗萃】乌溪江

下一篇:没有了

首页 | 村落 | 地名 | 名胜 | 景观 | 古迹 | 非遗 | 古树 | 溪流 | 艺人

主办单位:中共衢江区委宣传部 浙ICP13008629号

技术支持:中国网 最美衢州

电脑版 | 移动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