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溪江·情怀】 情系鱼山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人气:    发布时间:2019-11-25    

“流水一湾,群峰环抱,鱼山景致清幽。东畴西陌,男女乐悠悠。不负一年四季,巧安排稻麦丰收。庭台上,花香鸟语,风光眼底收”。这是已故农民书法家柴汝梅对鱼山村的真实写照。

(一)

鱼山村地处衢江区南端仙霞湖畔的岭洋乡,距离市区55公里左右,北邻乡政府驻地抱珠龙村不足一公里,东与举村乡隔江相望,南接柳家村,西和江山市塘源口乡划山为界,全村呈南高北低的态势。白墙黛瓦,田园菜地依山而建,青山绿水点缀其中,仿佛置身于世外桃源。村内有鱼山,公鸡嘴,和尚尖,绵坑等自然景点,最高峰为东面榨牙岗。全村总面积9.31平方公里,辖柴家、大坞垄、毛坞山、灵泉坑、芭蕉、高丘6个自然村,16个村民小组,391户792人,耕地面积545亩,山林面积1万亩,其中生态公益林面积0.94万亩。2014年度被评为区级文明村。

 据《柴氏宗谱》记载:34世仲师公于元世祖至元十四年(1277)携子孙从江山市长台乡迁来西安县(衢县)九都二保西峰里登部社,柴氏定居后改名柴家(现村名为鱼山村)至今已有700多年历史。全村现有柴、何、邱、郑四大姓氏。百余年来这偏僻山村,秉承勤学苦读之风,人才辈出,先后出过英士大学法律教授何建章,农民书法家柴如梅等几十位文人。村落年代为明代以前,现有柴氏宗祠、邱氏宗祠2座,有特色建材(黑瓦黄泥房)158幢,古民宅13处,古道1条,古凉亭1个,村内遍布古代地下防洪工程500多米。
 


 

(二)

  走在鱼山村鹅卵石砌成的小路上,感觉就像进入了石头迷宫里,脚下的每一块石头都在诉说着自己的故事。我的整个童年都是在此度过的,这里的一砖一瓦,一草一木都让我流连忘返,魂牵梦萦,熟悉的不能再熟悉。拾阶而上,我们来到了柴氏宗祠的门口,门楣上斗大的“大宗祠”三个字映入眼前。这座100多年的老房子随着时代的变迁它的身份也在更替着,从柴氏宗祠到解放初期的村大会堂,再变成鱼山小学,后来村校整合后一直荒废着,直到前几年柴氏后人捐资数十万将此修缮一新后又恢复祠堂的身份。站在门口仿佛听到了柴门缝隙中传出来的朗朗读书声,一下子把我的思绪带到了五年的小学生涯……

下课的铃声响了,同学们不约而同的跑到操场上进行课间活动。男孩子有的“骑马”打架,有的打陀螺、飞三角包,女生玩的最多的是跳皮筋,翻花绳。“骑马”打架可是份力气与技巧并济的活,首先要选一个块头大,力气好的充当马头,后面一个人用两只手搭在前面一个人的肩上,再上面骑个人,这样就可以和对方在“马背”上互相“撕杀”。一旦被对方的人员从“马背”上拉下来,那就认输了,有时难免摔的鼻青脸肿,可那时候的我们从没有痛哭流涕过。

 冬天的时候,因为教室里冷,我们都会从家里拎个“火熜”带学校里暖手。那时候经济条件不如现在,平时也没啥零食吃,有些时候从家里拿些玉米粒,干黄豆放在口袋里,课间休息的间隙掏上一把放在火熜里烤,等烤黄起泡的时候吹去上面的灰,直往嘴里塞,嘴巴四周尽沾满了木炭粉,惹的同伴之间相互逗乐取笑。有时候时间没把握好,上课铃声突然响起来,来不及吃完火葱里烤熟的玉米,着急忙慌往教室跑,结果火熜里烟雾缭绕,弄的教室里“炊烟四起”,难免遭到老师面壁思过的处罚。

记得小时侯最开心的事情莫过于去“癞爷”家看电视了。“癞爷”的真名叫柴汝梅(1912—1995),字石松,因其少时生过头癣。“癞爷”一生历经坎坷,早年从事教育工作,后因“文化大革命”被迫闲居在家。“人生伤往事,兴衰成败,似喜还忧,看豺狼当道,粉墨风流。可惜昙花一现,又何曾久得甜头。何如我,草堂一座,耕读两自由”,这就是“癞爷”当时内心的无奈和洒脱。他名虽不雅而风格极高,为人宽厚朴实,且又有一种助人为乐的精神。他那一手写得很好的毛笔字,也就是全村人的造化了。村里无论谁家造风车、编箩筐,都要请他来号上个姓名和年份。张家儿子新婚之喜,李家大叔建屋志庆,也都要请他来写对联。他总是有求必应,有请必到,所有这些,他都是从来不取任何报酬……1988年77岁高龄的“癞爷”参加浙江省农民书法大赛,挥毫泼墨,一举夺魁。书法泰斗沙孟海对其作品评价:“笔力雄健,个性突出,古尔朴雅”。

“癞爷”家的电视机是当年全村第一个买的“西湖”牌14寸黑白电视机。那时候可是个稀罕物,一到晚饭吃过,全村男女老少都要挤到“癞爷”的中堂去看电视,要是去晚了还得从自家带张长条凳去。“癞爷”总是不厌其烦的照顾我们这些小屁孩坐在前排的位置,大人们或坐或站的在后面看。现在回想起来,那时候的“大闹天宫”、“聪明一休”、“蓝精灵”、“恐龙特级克赛号”充斥在我们整个童年的岁月中。一休的聪明伶俐,坚持正义;悟空的桀骜不驯,不畏强权的精神伴随着那一代人快乐成长。


 

(三)

最开心的事莫过于放暑假去水库里捞河虾。吃过晚饭,约莫天快黑的时候,扛起事先准备好的捞虾工具,拿上手电筒,再拎个桶就可以出发了。说起捞虾工具,也许很多人会问:这是啥东西啊?其实做起来也很简单,用一根三米长左右的木棍或竹竿,一头绑上一个约一米见方的十字架,十字架的四个角系上家里做豆腐用的包袱,中间再挂个“香包”。“香包”里包着茶枯饼(山茶榨完油后剩下来的渣),这样一个捞虾的网兜就做好了。约上三五个人,择一风静水缓的地方,将做好的捞虾网放入水中,网中间压块小石子,免得浸入水中后网兜浮起来。握手的这一头如果觉得拿在手上累的慌,可以找块大石头压在水岸边,一切安排妥当你可以静下心来欣赏夜空中的繁星点点,倾听着耳边缓缓的水流声和草丛里的蛐蛐叫唤声,这种诗境也只有此时此刻才会有。大约十来分钟水里的河虾闻到香味,自然而然的从四面八方聚到网兜里来,看准时机,轻轻地搬去石块,慢慢的将网兜提起来,这时候一定不能太心急,不然提的过猛,河虾受到惊吓会跳出网兜,那样容易前功尽弃。提上岸后就可以把到手的河虾放进桶里,如此周而复始的“守网待虾”,一个小时过后,一盘鲜美的河虾定会收入桶中。


 

 脚下的鹅卵石依然光滑透亮,可能读懂它的人却越来越少。随着经济条件的改善和下山脱贫政策的开展,这个偏远的库区乡村已经无法挽留住年轻人扑棱着翅膀想出去闯荡的心情,山村越来越年老瘦弱,毫无生气。从2005年至今全村共有144户438人实现下山出库异地脱贫。留下来守着故土的只有一些年迈的父辈以及几个幼小的孩子,昔日刀耕火种的热闹场面如今很难见到,原有的梯田也已退耕还林了。每次故地“重游”,陌生而又熟悉的父辈们见到久未归来的孩子,就如同迎接一个远方的客人,也许他们的内心深处更多的是需要陪伴,就如同他们一起陪伴我们成长。此刻你的内心一定是有所触动的,这种触动也一定会让你抽出更多的时间回家看看,看看那些曾经养育我们成长的山村以及那里的村民。

 
责任编辑:admin
首页 | 村落 | 地名 | 名胜 | 景观 | 古迹 | 非遗 | 古树 | 溪流 | 艺人

主办单位:中共衢江区委宣传部 浙ICP13008629号

技术支持:中国网 最美衢州

电脑版 | 移动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