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溪江·品鉴】 一坪秋色自东来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人气:    发布时间:2019-12-10    

在浙江衢州的东坪,可以一茶两人三餐四季。

东之坪,翠微山上数亩平地,墙头院落门廊石阶草屋,东坪原是朴素到几近无色的。落于柿树竹林枫叶间的寻常人家,日出而作,荷锄而归,日复一日,给它涂上了鲜艳亮丽的色彩。刚到初冬季节,我便开始怀念东坪的秋色。

东坪秋色,是丰收的颜色。

东坪秋色红彤彤,红得妖娆而端庄,红得大方而别致,红得铺天盖地无处不在,红到东坪的细枝末节里。

第一款红,活泼灵巧而不失庄重的,自然是东坪红柿。东坪红柿有故事。传说明朝后期东坪人李泽娘娘,入宫后第一个中秋,望月思乡,想念家乡父老,遍尝各地柿子,最合心意的,还是家乡衢州东坪水土孕育的红柿。绵软甘甜、娇小玲珑,挂在枝头犹如一盏盏迷你版灯笼的柿子,一朝飞到君王侧。
 


 

这一飞,山间麻雀成了浴火凤凰,小家碧玉成了大家闺秀,东坪秋色一抹红,红得铺张而情深义重。

但东坪秋色里,柿树梢头的红,还不是最震撼的,待到门前屋后庭院里的晒谷场上,方的圆的,一块块,一圈圈,一箩一箩,一席一席,仿佛听懂了秋风的召唤,一夜之间倾巢出动,迎着暖暖的秋阳,敞开胸怀,也无遮蔽,也无留白,把一坪山地,渲染得红艳艳。

这,便是东坪晒秋。

奢华了一秋的柿红,被暖阳烘着,渐渐温和了、消停了,收敛了它的潮湿盈润,作别曾经的鲜艳欲滴,随着愈行愈远的秋色,准备着悄悄退却到季节这个舞台的幕后。
 


 

此时,于天高云淡、蓝白相间的背景下,俯瞰东坪,一坪盛放的红色铺在眼底。那一抹绚烂夺目的红,是坎坷曲折的,历经了旧年冬的蕴藏、春的苏醒、夏的喷薄,纯净得似乎天上遗落在人间的红信笺,信笺有约,约在年复一年的秋收时节。

东坪柿红,红成了东坪秋色中的主色调,它艳冠群芳,使得东坪人家屋檐下的辣椒红、潜伏在黄土之下的番薯红、藤蔓间的南瓜红,流露出一些小家子气。但正是那些貌不惊人的红,分得东坪秋色一杯羹,使得来往东坪、或爱深红或浅红的各路眉眼,各生欢喜。

如此,东坪秋色便有了高潮低谷轻重缓急。柿红,一波又一波,涂了一遍又一遍。初,柿红含羞带臊、躲躲闪闪、低眉顺眼于淡青之下。待到仲秋前后,秋雨涤荡,秋风呢喃,不知和她低语怎样的温婉,柿红便绷不住了,它们悄无声息又热热闹闹地,得体而优雅,拿捏着分寸,不去抢占白墙青瓦黄泥房的风头,在东坪原始的形色旁,盛开绽放。重阳、寒露、霜降数着日子赶来稀释东坪浓烈的秋色,东坪秋色就在丰收和节气之间摇摆,它不舍得轻易退却。

不肯退却的,是东坪枫叶红,它姗姗来迟,在落幕告别时以生命的决绝开始。从山脚拾级而上,允许脚步轻巧地叨扰在千年古道。

古道两旁,香樟、银杏、桂树和红枫毗邻而居。和枫叶红相应成趣的,是萧萧而下的落叶,山风一招手,黄叶轻舞飞扬,把一条沐浴着唐朝遗风的古道,装饰成来年春天的沃土——化作春泥更护花。

深秋枫红,东坪秋色的压轴戏,散落于山间平地,一如夕阳晚照的绚烂,是圣洁的冬季到来的序曲。

一坪秋色自东来,始于红,终于红,间或有黄绿青紫的点缀,这一季走来,仿佛端一杯红茶,闲在心中,看日落日出云卷云舒,听鸟鸣涧山泉叮咚,任是时光纷纷扰扰,享内心安宁与世无争,寂静美妙。
 

(来自2019年12月05日人民网《人民日报海外版》)

 
责任编辑:admin

上一篇:【乌溪江·情怀】 情系鱼山

下一篇:没有了

首页 | 村落 | 地名 | 名胜 | 景观 | 古迹 | 非遗 | 古树 | 溪流 | 艺人

主办单位:中共衢江区委宣传部 浙ICP13008629号

技术支持:中国网 最美衢州

电脑版 | 移动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