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四”特刊】红色青春的印记,追忆林维雁的“中国梦”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人气:    发布时间:2017-08-25    

微信里的乡愁之历史文化名人

五四特刊】红色青春的印记,追忆林维雁的中国梦 

“筑梦”时期

林维雁,1924年出生于浙江省衢县樟树潭的一户普通中学教员家庭。父亲林科棠是当地的一名教员,家中有姐妹三人。

林维雁从小寄养在浮石街道苏家奶母家,6岁时才回到家里。从此,林科棠像培养男孩子一样教育女儿。父亲的教育,对林维雁坚韧性格的养成产生了很大影响。而在父亲的教导下,林维雁也开始学唱昆曲。《王昭君》《花木兰》《水浒》中的女性故事,在不知不觉中影响着林维雁,为她反封建反压迫的民主思想的形成起到了潜移默化的作用。

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12月杭州失陷。抗战中的颠沛流离和所见所闻,在少年林维雁的心中留下了抹不去的记忆。

1944年夏,林维雁考入国立暨南大学中文系。大学期间,她开始接触进步教师和学生,阅读了大量进步书刊,思想上受到了共产主义的启蒙。

“一二·一”惨案发生后,全校学生组成了浩浩荡荡的游行队伍,并成立了暨大学生壁报联合会。当时的林维雁,是壁报联合会的编委之一。这也是林维雁第一次在中共地下党的领导下,参加学生运动。

1946年春,暨南大学提前放假,准备将学校迁回上海。林维雁回到家乡,在衢县县立中学执教国文课。

林维雁的妹妹林维凤回忆道:“那个时候,姐姐常常激动地对我谈起,她与郑晶莹在暨大一起参加民主爱国学生运动的收获,还谈起俄国的十月革命和东欧新出现的共产主义国家。她总是那么兴奋,盼望早日回到暨大,投身革命。”

1947年5月19日,上海大、专学生7000多人,进行了“反饥饿、反内战、反迫害”的示威游行。作为游行大队的宣传员,林维雁冲在暨南大学游行队伍的前头。5月28日,包括林维雁在内的18人被当成首要分子关入了名为“感化教育集训班”的集中营。

在林维雁等进步学生被捕后,国民党反动派无理逮捕学生的罪行,激起了全国人民的愤慨。迫于国内外舆论压力,国民党不得不先后释放被捕学生。后来,林维雁因参与这次爱国运动而被校方开除。同学们对此很气愤,有位同学问林维雁:“你这么积极参加运动,是民盟还是共产党?”她似有愧色地答:“都不是,我是群众。”紧接着,她又坚定地表示:“我要参加共产党!”

林维雁烈士


隐蔽斗争

1947年7月,被学校开除的林维雁回到家乡,开始了她的教员生涯。此时,大学同学高展的到来,让在苦闷彷徨中煎熬了4个多月的林维雁重新找到了方向。

已在中共闽浙赣区党委城市工作部工作的高展,被党组织派往衢州开展隐蔽战线斗争。11月的那天,两位久别重逢的老同学促膝长谈。林维雁告诉高展,她准备与江文焕夫妇一起投奔华北解放区。最后,在高展的劝说下,林维雁决定与同事留下,来在当地开展隐蔽斗争。

1947年11月,经高展介绍,林维雁、江文焕、程正迦3人加入了中国共产党。不久,闽浙赣区党委所属江山县立中学支部正式成立,江文焕、林维雁任正、副书记,程正迦任支部委员。这也是中共闽浙赣区党委城工部在浙江建立的第一个党支部。

这一时期,林维雁在学校师生中培养了一大批积极分子,其中有多人被中共江山县中支部吸收入党。支部队伍的扩大更有力地领导全校师生开展斗争。但在1948年1月临近寒假时,林维雁却因发动全校师生的“索薪斗争”斗争而被解聘。

1948年1月,林维雁在时任县立衢县中学训导主任的父亲安排下,离开江山回到了衢县中学任国文教员。

林维雁与父亲一起创作的儿歌歌谱

 

起初,林维雁打算在衢县中学的老师和学生中发展地下党员,而此时正在衢县中学高中部就读的妹妹林维凤,便成了她了解其发展对象的“中间人”。虽然在衢县中学发展党员的工作没有成功,但林维凤却渐渐明白,姐姐所从事的隐蔽工作,也是她最早参加地下工作的一次经历。

1948年10月,为加强衢州地区隐蔽战线斗争,上级党组织又把江文焕派回衢县。随后,中共衢州中心支部成立,林维雁任副书记。在江文焕和林维雁的共同努力下,我党地下组织在衢州中学、衢州师范、衢县县中和雨农中学等学校,甚至在国民党衢县政府内部都发展了党员。此后,林维雁通过高寿华,取得了多张“国民身份证”,有力地掩护了地下党员来往的安全。

那时,林维雁从里里外外重新包装了自己,也更注重自我的保护。在党内,她化名“毛梅”,对外通信时,请妹妹代写信封。她还烫起头发,穿起旗袍,以期避免引起敌人的注意。

担任副书记的林维雁顾全大局,把好不容易通过关系从上海买到的一台收音机,送给了更需要收音机的高展。她还带头捐献出一枚金戒指,发动几个党员筹资另行购买收音机,准备收听新华社广播,出版《快报》,及时传播党中央的声音和解放战争的胜利消息。

林维雁在上海被捕关押时写给姚易君的字条

 

血洒黎明

敌后隐蔽斗争是残酷无情的。当时的衢州城里军警宪特机关众多,大街小巷特务密布,东西南北岗哨林立,几乎每天都能看到有人被国民党特务带走。

1949年1月23日下午,正准备去樟树潭和九华乡发动纸业工人开展敌后斗争的江文焕、林维雁,在县城西安门码头航船上被特务逮捕。绥靖公署情报处的几个特务头子,亲自连夜审讯,妄图从林维雁身上打开缺口,把衢州地区我党地下组织一网打尽。此时,林维雁的家人几天不见她回家,心中焦急万分,到处寻找。后来,林维雁的母亲从西安门码头船老板处得知林维雁被捕的消息后,痛哭流涕。

在衢州市党史办,工作人员根据国民党衢州绥靖公署情报处二课课长陈达交代的《关于林维雁等六位烈士被害的始末》等资料,为我们还原了当时血腥的一幕:时值腊月严冬,审讯室里杀气腾腾。特务们满以为这样一个孱弱女子很容易对付,只要稍加威胁,就会乖乖供出党员名单。但他们没想到,面对威胁林维雁神色自若,对党的秘密守口如瓶。恼羞成怒的特务,开始对林实施灭绝人性的刑讯逼供……尽管林维雁对衢州地区各县党组织情况以及党在江山、金华等地的秘密联络点了如指掌,但不管特务对她施以何种酷刑,林维雁始终坚贞不屈。

坚强的林维雁甚至还在监狱的墙上写下这样的豪言壮语:“两只脚站着,比四只脚爬着要自由!”当时,监狱里的人们时常听到她吟唱的《解放区的天》《国际歌》等革命歌曲,也常听她念起她自己创作的诗歌:“等待,等待,黎明即将到来……”微弱的声音,响彻整个黑暗的牢房,震撼着战友们的心灵。

林维雁位于樟树潭的故居

 

1949年4月中旬的一天,在黎明前天色最阴沉的时候,林维雁、江文焕等六名衢州中心支部成员,被敌人残忍地用刺刀刺伤后,活埋于衢州东门的郊外。此刻,离衢州解放仅有半个月时间。他们用自己的青春热血照亮了黎明前的黑暗!

66年后,作为隐蔽战线后继者,我们来到了衢州市六烈士壮烈牺牲的东门外。如今,往日的喧嚣与热闹早已不在,断壁残垣上依稀还印刻着历史的痕迹,时隔数十年,烈士的精神仍然激荡着后人的心弦!

林维雁与江文焕、李子珍、王多祥、郑南轩、高寿华一起,被称为“衢州六烈士”。——碑名由刘海粟大师题写

编者有话说

96年前的“五四运动”,在青年人的心中留下了挥之不去的记忆。而66年前的5月6日,古城衢州外硝烟弥漫,在峥嵘山巅飘扬了38年的青天白日旗终于在这一天落幕……

当硝烟已经散尽,天空碧蓝澄澈,大地回归常青时,我们更加怀念那些长眠于青松翠柏间、为了衢州的独立与解放事业抛洒热血的革命先烈们,追忆那些属于他们的年轻岁月。正因为这些记忆,我们年轻的心会更热血澎湃,我们的青春会更灿烂美丽,我们的事业也会沿着他们的足迹走向更辉煌的未来。

 

文字:王

来源:《衢州日报》

 

 

 

2015年5月4日“衢江发布”微信公众号


责任编辑:admin
首页 | 村落 | 地名 | 名胜 | 景观 | 古迹 | 非遗 | 古树 | 艺人 | 名家

主办单位:中共衢江区委宣传部 浙ICP13008629号

技术支持:中国网 最美衢州

电脑版 | 移动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