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溪江·思悟】七月访浙西红军村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人气:    发布时间:2019-08-26    
       火红的七月,多雨。淅淅沥沥,滴滴溚溚。苔鲜墨绿,草木葳蕤。为寻找前辈的初心,为我们的不忘本真,我们走进红军村——浙西千里岗山中的上坪田村。
 
 
       那是一个四面环山的高海拔村庄,好多房子依山而建,在这个湿漉漉的七月,山仿佛就要压向房顶。村里的人已经很少了,偶而遇到有人,对我们友善地笑笑。我很想去村里找一个够老的老人,讲一讲他(她)亲历的红军村的故事。但能见到的,即或已白发苍苍,仍觉得关于红军村的故事,还是不够老。1936年,80多年了呀。在这样一个偏僻的山村,红色的种子到底是怎么播下的呢?中国的历史,自井田制以来,几千年的农耕社会,是相对自给自足的社会,农村的贫富差距在能够承受的范围内,人与人的关系相对和谐,社会矛盾很少有激化的诱因,有,也是相对局部的。物质不丰富、贫富差距不够大,致使中国农民的本性是安分守己。是什么让一个个老实巴交的农民,甘愿冒着杀头的风险,成为一名地下党?
 
 
       1936年4月,中共闽浙赣省委在江西婺源鄣公山召开省委扩大会议。会议决定:开展广泛的游击战争,大力进行抗日宣传工作,积极发动群众,发展党的秘密组织,巩固与扩大皖浙赣边区根据地,决定将闽浙赣省委改为皖浙赣省委,并建立浙皖、上浙皖、赣东北、皖赣等五个特委。浙西山区,盛产毛竹,以竹为原材料造土纸,是靠山吃山的最简单的生存模式。土法造纸,需要造纸的技术、需要劳力,需要纸槽包工头、上等师傅、槽工,仅靠家人和亲戚朋友是不够的。需要引进外来的人,这些人主要来自江西。一是距离近;二则江西历来经济差些,不如浙江富庶;三是山里人相对仁义淳朴,更值得信赖。
       闭塞的山村吹不到风,除非鸟儿衔来种子。这些外地人就是播洒种子的鸟儿。江西的吴长生是领路人,纸槽引来的吴长生,成立中共上坪田区委,星星之火可以燎原,发展了19名地下党员,成立了游击队,进行了为期三年的艰苦卓绝的土地革命斗争,在中共浙皖特委的领导下,为保卫千里岗游击根据地,数以千计的革命先烈前仆后继,英勇献身。我们去祭奠红色千里岗革命烈士纪念碑时,雨停,数百上千只蝴蝶绕着纪念碑飞。中国人传统思维里没有暗物质的名词,但我们相信,万物通灵。难道不是吗?一座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坟墓,因为后人给墓碑镶上一颗红五星,坟墓就变得神圣而庄严。更是因为,坟墓里躺着的是曾经的红军,曾经的游击队员,家墓便成了公墓。是什么让这些槽工、长工、师傅、包工头,以及周边靠山吃山的山民加入到随时有生命危险的集体中来?因为信仰。
 



 
       因为信仰,平时吃不饱肚子的加入了,平时做着老爷师傅的加入了,平时做着少爷小姐的也加入了。我们看到了一起于1949年4月,在衢州即将解放时被杀害的江文焕、林维雁、李子珍、王多祥、郑南轩和高寿华6位烈士的照片。年轻、时尚、帅气、漂亮,就每个人的发型,放在90年后的今天,仍然时尚。他们有北大、浙大毕业的,有暨南大学、上海法学院毕业的,而英勇就义时林维雁只有25岁。他们满可以过着优渥的生活,时尚着他们的时尚,知性着他们的知性,只是他们仍然用自己年轻的胸膛迎向黑洞洞的枪口,血洒黎明。是什么让这些天之骄子,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看到林维雁被捕关押在上海曹家花园集中营时写给姚易军的一张字条:“两只脚站着,总比四只脚爬着——要『』!(须填什么字呢?)”我想,这张字条就是他们义无反顾的答案。
       无数先烈抛头颅洒热血,前仆后继,是为了让子孙后代的我们能够理直气壮地用两只脚站着,而不是用四只脚爬着;是相信通过一代又一代人的牺牲和奋斗,我们的国家能够意气风发地屹立在世界东方,神圣的共产主义理想能够实现。踏着烈士的鲜血,我们迎来了幸福安宁的今天,我们生活在富饶强大的新中国。我们今天所有的幸福都承载着烈士们赋予我们的期望与祝福,是他们用15岁、25岁、35岁的生命换来了我们今天的少有所寄、老有所养。我们要无比珍惜,我们要更加努力,除了我们自己应该的那一份努力,我们还需要代烈士们付出更多一份努力。
为了我们的祖国,为了千千万万的烈士们!
责任编辑:admin
首页 | 村落 | 地名 | 名胜 | 景观 | 古迹 | 非遗 | 古树 | 溪流 | 艺人

主办单位:中共衢江区委宣传部 浙ICP13008629号

技术支持:中国网 最美衢州

电脑版 | 移动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