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愁·黄坛口】山水之忆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人气:    发布时间:2017-09-12    

微信里的乡愁之最美溪流



 

【乡愁·黄坛口】山水之忆

水主沉浮 巍巍丰碑

 

龙门峡川黄山景,仙霞飞瀑神龙风。

古树青藤绿峭壁,水门尖耸紫云中。

黄坛口乡,地处美丽神奇的紫薇山山脉,东南是古代药王采撷灵丹妙药的药王山,西南是九龙下凡润泽大地的九龙峡谷和九龙仙湖;进口处伫立着中国第一座水电站黄坛口水电站大坝,清澈的九龙湖水顺着两侧高耸云天的青山缓缓而下,形成了一条美丽动人而富有传奇的乌溪江。群山环抱的九龙湖,曾经是九龙嬉戏的凡间仙境。这里的山水文化不断得到演绎和升华,积淀了博大精深、绵延不绝的底蕴,这里的乡愁是关于山水的美好记忆。

    多水的黄坛口,谱写了上千年的水利工程,讴歌了几千年的水文化。石室堰是衢州古代最大的水里工程、黄坛口水电站是中国水电发展的一座历史丰碑、发端于此的“乌引”工程供应着衢州22万人的饮用水。还有国家一级地表水九龙湖、乌溪江,流淌出一幅美丽的山水画卷,流淌的是衢州人的血脉。禹王治水的传说更增添了黄坛口“水”的神秘色彩。

石室堰

 

 

    石室堰是衢州市古代最大的水利工程,修建于南宋时期,地处黄坛口水电站下游。

古老的堰渠仍保存完好,沿九龙山底由南至北向下游延伸,途经横路、桥头、响春底、缸窑、普珠园、巨化集团公司等,至今仍发挥着重要作用。

    说起石室堰,乡里老一辈的人津津乐道于县丞张应麟的英雄事迹。

    宋以前,衢州农田灌溉全靠江溪湖塘,终年长流不竭的乌溪江水,千百年来,都白白地流掉,救不了千塘畈的枯苗。 “是岁江南旱,衢州人食人”,一千多年间,衢州旱灾几乎从未间断过。南宋开始,衢州开始筑堰灌溉,宋时,乌溪江水流湍急,水坝屡修屡毁。西安县丞张应麟当任没几天,就召集民众,分采石、砌筑、修渠三组,组成水利大军,开始筑坝修堰。民国《衢县志》载,衢南引乌溪江水入千塘畈的石室堰,是宋乾道二年(1166)西安县丞张应麟率领百姓所修:“宋南渡时创此堰,县丞张应麟董其事。三年工不就,跃马自沉中流以死,堰址始定。”

  据《张氏宗谱》载:“筑堰三年,垂成时山水暴涨,应麟衣冠跃马,自沉中流而死。”人们为了纪念他的功绩,曾在堰北立祠祀之。宋淳熙二年(1175),朝廷追赠张应麟“光禄寺少卿”衔,在石室堰旁建张公祠纪念这位关心百姓疾苦的官员。据民间传说,月夜常见少卿乘白马往来堰上,故石室堰又名白马堰。

  明初大文学家刘基知悉县丞张应麟为治水殉职的事迹后,曾有联追念张应麟:

  千家千黍千家福,一日溪流一日恩。

  另有杨家龙题张应麟祠:

  千忝家家福,馨香俎豆升。

  一鞭沉白马,三堰压黄陵。

  终古溪流在,沿堤庙貌凭。

  灵旗风猎猎,瞻拜尚陵镜。

 

黄坛口水电站

 

    黄坛口水电站,始建于1951年,她被誉为“新中国水电建设打响的第一枪”,是中国水电发展的一座历史丰碑,有“中国水电建设摇篮”之称。

黄坛口水电站与黄坛口乡民鱼水情深,在电站的建设过程中,黄坛口乡作出了巨大的贡献。

63岁的吕大哥回忆,他的父亲为了支持水电站建设,白天带着他们兄弟俩上大坝工地义务劳动,晚上为了不错过“双抢”时节,工地歇了工,趁着月色和星光开始“抢粮食”。

 

关于黄坛口村民为水电站建设做出贡献的例子举不胜举。当时,乡里有1200多名中青年都参与到这场建设大战中,搬运沙石、开挖土方等。对当时参与援建的苏联专家及其他省市调用过来的工程专家,当地老百姓更是照顾得周到,村里的妇女们争着抢着给专家送鸡蛋、洗衣服,据说当时有个名叫伊莉娜的女专家还跟村里的妇女们成了好朋友,虽然不懂中文,但一有空她就通过翻译和村民们聊天。

 

    此外,大坝建设牵涉到120多户移民问题,这本是一个非常棘手的事情,但是经过多方协商和多渠道宣传,当时黄坛口村民纷纷表示一切听从指挥,服从安排,统一移民搬迁。现在的黄坛口於里自然村和下埂自然村就有很多当时的移民户。

    经过历时八年的艰苦奋斗和黄坛口村村民的无私奉献,19584月大坝终于竣工投产。

黄坛口水电站的建设者历经千辛万苦,用智慧和汗水铸就了光辉形象,为实现跨越式发展奠定了坚实的基础。“艰苦奋斗,创业创新”是黄坛口水电站的建设者们留给后人们最大的精神财富。

 

 

2015年9月9日“你好黄坛口”微信公众号


责任编辑:admin
首页 | 村落 | 地名 | 名胜 | 景观 | 古迹 | 非遗 | 古树 | 艺人 | 名家

主办单位:中共衢江区委宣传部 浙ICP13008629号

技术支持:中国网 最美衢州

电脑版 | 移动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