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溪江·情怀】 不远的远方

发布时间:  浏览: 次  作者:江文燕

  盛夏,是最容易神游的。因为有酷暑,因为有忙碌。

  于是,神游的地方,往往就是边缘,就是深邃,或者说就是阴凉。年轻时候,以为那样的地方只有苍茫的大海,或者是海边金色的沙滩,只有那里才会风生水起,清凉如水。然而,等到真的去过海边,或许是因为太匆匆,却发现想象与现实总是隔着那么一段距离——海确实深邃,但海并不是特别适合我的盛夏,所以,走过路过,有惊艳,但也不是特别令我怀念。

  以往,我会在钢筋水泥森林之中或者人丛之中向往的,就是我那层峦叠嶂里的老家。那里有山风呼啸,那里有绿荫如盖,那里有溪水琤瑽,那里处处是清凉。尤其是到了夜晚,凉风习习,使得久别的人不得不欣喜于这样的夜凉如水。这样的地方,尤其是因为它是家园,所以更让人在盛夏的时候无比地向往。

  可是,终因去了一个地方,我忽然发现了自己的不专情,我发现我开始经常思念起了一个不是我的家乡的地方了。

  那就是乌溪江,确切地说,我思念的是小湖南里面仙霞湖附近的那一带地方。那里有远山近水,那里有炊烟袅袅,那里有世外桃源一般的宁静,尤其是那里有我家乡所没有的湖山风景。

  我有时候甚至恬不知耻地想,我的家乡要在乌溪江里面多好。只要有假期,我会更加奋不顾身地返回我的家园,返回那个可以俯仰自得的湖山之间。

  如果身体还没有被俗事压榨得精疲力竭,那么就可以登登山,沿着坡度舒缓的山脊登上并不高入云天的山顶。此时此刻,不必想什么“一览众山小”。抬起头,上面是一片清澈的蓝天;低头,则是水波不兴的仙霞湖。当然,此时的我必定也是一身的热汗淋漓,可是有风从水上来,传来水底游鱼的呢喃和呼吸,而耳边则明明白白是山鸟活泼泼地邀请。是的,这里的山和我那深山里的老家肯定不一样,老家的山太高,太陡,所以平常只得在山脚和山谷里翘首远望,而望见的也只有层层叠叠的山,远山近山把每一个人层层叠叠地包围在中间,是拥抱,也是禁锢。可是在仙霞湖畔,你可以享受这份拥抱,也可以挣脱这份爱的禁锢,走上山顶,欣赏更多的风景。所以,后来我发现我把这一带的湖山认作是陶渊明笔下的桃花源,其实是不正确的。那里的山峰实在是一个绝妙的设置,人处其中,可以禁锢自己,也可以完全释放自己,不需要太多的矛盾和疑惑,更不需要与世隔绝。

  如果觉得实在累了,那就下水吧。撑一只小船,就像那种独木舟,仅限一个人,可以坐着,可以躺着。兴致来时,轻轻划动小船,不必追寻前方是否有青草更青处,甚至不必在意哪一个才是前方,只管在小船的欸乃声里尽情浏览近在咫尺的山水。或者,可以放下木桨,仰面朝天,看洁白的云朵在碧蓝的天空里随意挥洒着写意的画面,看飞鸟在蓝天白云下或轻灵或悠然地翱翔。或者惬意地坐在舟中,随手触摸船沿静静流淌的湖水,感受那份来自湖底的清澈和清凉,以及自己制造的涟漪轻轻漾开的微乎其微的波动。或者还可以俯下身子,用你沾染了红尘的唇去轻吻那一湖蔚蓝色的澄净,轻吻倒映着一朵云的波心,甚至接受来自那份蔚蓝的所有的精灵的问候……此时此刻,那份被来自深邃的承载的感觉,显然不是故乡山里那清浅的小溪的拥抱所能媲美的,那是一种纯粹的空,一种纯粹的灵,一种纯粹的无可比拟的解脱的感觉。当然,如果你有鱼一般的轻灵,你还可以跃身入湖,那种无可依托无所牵掣的自由,更是一种无法拒绝的诱惑了。

  如果真的到了可以归隐山林的时候,我想我完全可以选择仙霞湖畔这样的山水之间。我那老家也有山有水,可是在那里,一个人要想依赖山水让自己和家人过上好日子是不容易的,因为那里的土地不够广阔不够肥沃,所以年轻的人们都只好外出谋生,以求让家人过上衣食无忧的日子。而仙霞湖畔,因为修建水库,山水之间的人家已经剩下不多,几个人口稀少的村落在山与山之间稀稀落落地排列着,而土地却似乎并不缺乏。所以如果你有足够的恬然自得,如果你有足够的与世无争,不妨找一头恪尽职守的老牛在这里长相厮守,在春播夏种秋收冬藏的同时,也渔樵耕读,尽情享受人世繁华里难得的一份田园之乐。

  可是那只能是远方,就仿佛是一个最美好的梦想。因为我不能把它作为自己真正的家园,因为那里的一切都是陌生的,那些山,那些水,还有那些人。尽管山的坡度和高度是舒缓的,尽管仙霞湖能够让我流连忘返,尽管那里的人们是多么的热情和亲切,可是那不是我老家那些知根知底的山和水,更不是我老家那些血浓于水的亲人。所以那只能是远方,一个美丽的远方。只能在我们无处可以回归的时候,它会如惊鸿一般呈现在你眼前,那一瞥就足以让你凝神;只能在我们无处可以躲避的时候,它会如轻云映入你翻滚的波心,仅一朵就足以让你轻盈。

  还好,这个远方还不远,可望而不可即的地方再美,终究那只是个幻想。而仙霞湖畔,对于我这样的无车族,虽然就像一个梦,但终究还可以偶尔地去置身其中,就仿佛那一句话:我们应该做一个有梦想的人,说不定就实现了。

  所以我是何其幸运的啊,倦了,累了,我可以选择回归,投奔我的山里老家,充分享受那份宁谧温馨的天伦之乐;偶尔也可以选择暂时逃开,山一程水一程地进入仙霞湖畔,去享受那份可遇而不可求的山水田园之乐。

  对于离开了土地的人,家园终归会成为故园,所以,人还是需要一个远方的,那样才能永存希冀,才能拥有一个可以随时存放梦和灵魂的地方。不过这样的远方最好不要太远,于是我们才能欣喜地发现,原来我们真的还能够诗意地栖居在这个世间的啊。(作者:朱翠霞)

    相关文章Related

    返回栏目>>

    主办单位:中共衢江区委宣传部

    技术支持:中国网 最美衢州